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电影 >

天才诗人白居易的生活

时间:2018-05-07   来源:互联网

文章
  
  白居易,唐代诗,字乐天,号香山居士、醉吟先生,祖籍太原。于唐代宗大历七年(772年)正月二十生于河南新郑县东郭宅,武宗会昌六年(846年)八月卒于洛阳,享年75岁。晚年官至太子少傅,谥号“文”,世称白傅、白文公。白居易在他那个时代就是偶像级物,他的文字的影响力不仅在文化圈子里流传,同时也靡娱乐界,比如《长恨歌》《琵琶》等。
  
  少年得名,被当做偶像追捧。他出生不过六七个月的时候,家里指着“之”和“无”两个字逗他玩。他竟然就此记住,以后每次有问还不会说话的白居易这两个字,他都能准确指出来。这样的天才儿童要是放在20世纪末,没准就上那些著名高校的少年神童班了。
  
  难得的是,白居易没有像那些高校神童班的孩子那样昙花一现,他五六岁就学做诗,9岁就熟悉了声韵——这个天生就是吃文字饭的。而且白居易读书很用功,以至于口舌生疮、手肘长茧,这样,他16岁的时候已经写出了“野火烧不尽,春吹又生”这样的佳句。
  
  白居易初到长安拜见前辈寻求提携,文名赫赫的顾况素来目下无尘,就跟白居易摆起了老资格,说:“京城米价很贵,想要居住在这里大概不太容易。”等看了“野火烧不尽,春吹又生”之后,他马上改口说:“以你这样的才华,在京城肯定能混得很好。”想来当时的首都只是米价高,房价还不怎么吓,否则任春怎么吹,也吹不出广厦华堂。
  
  后来白居易诗名日盛,全国的学校、旅舍、码头等公共场所,男女老少都在吟诵白居易的诗歌。当时有个军官想招个歌伎,有个歌伎为了自抬身价,就说自己能够背诵白学士的《长恨歌》。这招果然奏效,这名歌伎的身价真的被抬起来了。白居易对此大约多少有点得意,在给朋友的信特意炫耀了一下。
  
  唐朝流文身,社会上也不完全把文身和不良青年画等号。一位狂热的超级“白迷”,从脖子往下浑身三十多处都文上了白居易的诗句,经常洋洋自得地在街头袒胸露臂,放声高唱。
  
  白居易生活在唐朝的衰落时期。面对军阀割据、政局动荡的混乱局势,白居易积极向皇帝进言,希望能够被采用。这个时期的白居易是坦荡直、勇于任事的,但不论什么时代,这样的总是显得很不“懂事”,他管闲事甚至管到了皇帝的后宫。时值大旱,白居易居然斗胆请求皇帝遣散一部分宫女,一则缩减开销,二则减少社会上的旷男怨女。结果谁都能料到,他这分明是去找骂。壮年气盛、直言无忌的白居易并没有实现他的目标,反倒给自己招惹上了不少强大的敌。
  
  事实上,他那过于急切直率的,让亲自提拔他的皇帝都受不了,有时皇帝老子话还没说完,白居易就直愣愣地顶嘴:“陛下错了。”皇帝当场变了脸色,虽然没有马上拿白居易怎么样,但祸根已经埋下。后来宰相被刺杀,白居易第一个建议追捕主谋,政敌们趁机指摘他越权,再加上一些谣言,皇上就把他贬为江州司马。白居易的第一个政治高峰结束了。江州司马白居易虽然失意,在著名的《琵琶》,和偶然相遇的长安歌伎大起同病相怜之叹,但他还在等待机会,他仍旧怀着希望。
  
  再次回到京城时,白居易事的格依然不改,为了坚持立场,甚至不惜和多年好友元稹翻脸。然而政治集团之间激烈的倾轧斗争终于让他渐渐“懂事”了,白居易从忧虑到失望,再到逃离。他承认自己的失败,为了躲避政治旋涡,甘心外放,做地方官去了。
  
  白居易不是那种政治需求特别强烈、个意志特别坚定的,诗早年的理想已经在现实渐渐消磨。在那个时候,他开始享受生活了。他是老了,却开始蓄养大量家姬,还亲自指点她们学习乐舞。拜他的诗歌流传之赐,白居易的家姬非常有名,其最有名的是蛮和樊素,“素口蛮腰”这个香艳的说法,就来自于白居易。
  
  不仅如此,白居易似乎还很喜新厌旧,他10年内换了3批家姬,只是因为过了几年就觉得原来的家姬老了不看了,而这个时候他已经60多岁了。当然,不能用现代的标准去生硬地评判1000多年前的古,在那个时代,白居易的为不论在法律上还是道德上,都没有什么不妥。
  
  当青春不再时,往往会遇到精神上的危机,白居易在这个时刻再一次显示出了自己意志上薄弱的一面。一场大病之后,白居易大约也感觉到了自己来日无多,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把他最钟爱的蛮和樊素都遣散了,算是为她们的前途做了一点打算。当初吟出“江州司马青衫湿”的那个悲天悯的白居易,此刻多少又有点回魂了。(语文报高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