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电影 >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吾庐记》

时间:2018-05-13   来源:互联网

  【说明】

  这篇记文,先写吾庐围的景物,虽然着墨不多,但松声花影,已使读者如闻如见。折木为槛,刷以蚌灰,其实也是就地取材,草草成家,可是却已有两个在议论:一个批评魏礼不该借债饰庐,一个揣测魏礼或许意志衰退。这两个物可能是虚构的,甩他们的三言两语,引出者自己要阐述的主旨,这就是“各以得其志为适”。

  【者简介】

  魏禧(1624—1680年),字叔子,也字叔冰,江西宁都。明末生员,明灭亡后决心不再当官,隐居在翠微峰,潜心研究经史。因为居住在勺庭,们称他为勺庭先生。其堂名易堂,他与兄长魏祥,弟弟魏礼,加上士望、林时益、李腾蛟等号称“易堂九子”。四十岁时,到江淮一代游览,结交明代遗民,在扬州仪征去世。

  【原文】

  季子礼[1],既倦于游,南极琼海,北抵燕,于是屋于勺庭之左肩[2],日:“此真吾庐矣!”名曰吾庐。


  庐于翠微址最高[3],群山宫之,畴崇田,参错其下,目之所,大约数十里,故视勺庭为胜焉。

  于是高下其径[4],折而三之。松鸣于屋上,桃、李、梅、梨、梧桐、桂、辛夷之华[5],荫于径下,架曲直之木为槛,垩以蜃灰[6],光耀林木。

  客曰:“斗绝之山[7],取蔽雨足矣。季子举债而饰之,非也。”或曰:“其少衰乎[8]?其将怀安也。”

  方季子之南游也,驱车瘴癞之乡[9],蹈不测之,去朋友,独身无所事事,而之琼海。至则飓夜发屋,卧星露之下。兵变者再,索而杀之,铁鸣于堂户,尸交于衢,流血沟渎。客或以闻诸家[10],家忧恐泣下,余谈笑饮食自若也,及其北游山东,方大饥,饥民十百为群,煮肉而食。千里之地,草绝根,树无青皮。家闻之,益忧恐,而季子竟至燕。

  客有让余者曰:“子之兄弟一身矣,又唯子言之从。今季子好举债游,往往无故冲危难,冒险阻,而子不禁,何也?”余笑曰:“吾固知季子之无死也。吾之视季子之举债冒险危而游,与举债而饰其庐,一也。且夫各以得其志为适。终身守闺门之内[11],选耎趑趄[12],盖井而观[13],腰舟而渡[14],遇三尺之沟,则色变不敢跳越,若是者,吾不强之适江湖。好极山川之奇,求朋友,揽土之变,视客死如家,死乱如死病,江湖之死如衽席,若是者,吾不强使守其家。孔子曰:‘志士不忘在沟壑。’[l5]夫若是者,吾所不能而子弟能之,其志且乐为之,而吾何暇禁?”

  季子为余言,渡海时舟眩怖不敢起,独起视海月,《乘月渡海歌》一首。兵变,阖而坐,《海南道诗》三十首。余乃笑吾幸不忧恐泣下也[16]。

  庐既成,易堂诸子,自伯兄而下皆有诗[17];四方之士闻者,咸以诗来会,而余为之记。
  【注释】

  [l]季子:原义为少子。魏礼排第三,因自号季子。

  [2]勺庭:魏禧所居的屋庐名。

  [3]翠微:翠微峰,在者故乡宁都县西北,为精山十二峰之一。

  [4]高下:“高下在心”的“高下”,捐因地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