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电影 >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自祭文》

时间:2018-05-16   来源:互联网

  原文

  岁惟丁卯,律无射。天寒夜长,气萧索,鸿雁于征,草木黄落。陶子将辞逆旅之馆,永归于本宅。故凄其相悲,同祖于今夕。羞以嘉蔬,荐以清酌。候颜已冥,聆音愈漠。呜呼哀哉!茫茫大块,悠悠高旻,是生万物,余得为。自余为,逢运之贫,箪瓢屡罄,絺绤冬陈。含欢谷汲,歌负薪,翳翳柴门,事我宵晨,春秋代谢,有务园,载耘载籽,乃育乃繁。欣以素牍,和以七弦。冬曝其日,夏濯其泉。勤靡余劳,心有常闲。乐天委分,以至百年。惟此百年,夫爱之,惧彼无成,愒日惜时。存为世珍,殁亦见思。嗟我独迈,曾是异兹。宠非己荣,涅岂吾缁?捽兀穷庐,酣饮赋诗。识运知命,畴能罔眷。余今斯化,可以无恨。寿涉百龄,身慕肥遁,从老得终,奚所复恋!寒暑愈迈,亡既异存,外姻晨来,良友宵奔,葬之野,以安其魂。窅窅我,萧萧墓门,奢耻宋臣,俭笑孙,廓兮已灭,慨焉已遐,不封不树,日月遂过。匪贵前誉,孰重后歌?生实难,死如之何?鸣呼哀哉!

  译文

  丁卯年九月,天气寒冷,夜长,气氛萧瑟,鸿雁南飞在途,草木发黄凋零。陶子将要告别世,永远归于土地。老友凄惨悲痛,一同在今晚为我送。烧好鲜美的菜蔬,献上清醇的美酒。看着我的脸色渐渐昏暗,听着我的声音越来越远去。呜呼可悲呵!

  茫茫大地,悠悠高天,天地生万物,我才得以成为。自从我降生,遇到的都是贫贱之命,饭碗水瓢常常是空的,冬天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带着欢乐去山谷里汲水,一路唱着歌背负着柴禾,柴房是昏暗的,从早晨到夜晚一直不停地干着活。春去秋来,在园干活,又是耕田又是培土,又是育苗又是繁殖。高兴地看书,快乐地弹琴。冬天晒晒太阳,夏天洗洗清泉。辛勤劳,不剩下半分体力,心常常有闲情逸致。快乐地接受老天给我的命运,顺从本分,一直到死。

  只因为生只有这一百年,们才爱它。害怕一事无成,贪爱、珍惜时光。活着时是世上的珍宝,死后还被思念。可叹我与众不同,想法竟与别完全相异。我认为别对我的宠爱不是自己的荣耀,别对我的玷污也不是我的耻辱。在破败寒酸的茅庐里依旧傲兀,痛快地饮酒写诗。了解了自己的命运,才能做到不再眷恋生。如今我死了,可以没有遗恨。到了百岁的年龄,一心向往深居简出,因为老而死了,有什么可以再留恋的?时光飞逝,死了已与活着不同。亲戚们一早前来,好友们趁夜赶来。把我葬在野外,让我的灵魂安宁。

  我的鬼魂在暗进,我的坟墓在旷野冷冷清清,宋臣造墓过于奢华让耻之,孙入葬过于简单,让笑之。死了就空空如也,感慨也已遥远,不起坟,不植树,日月也就这样过去了。不看重生前的赞誉,谁还会看重死后的歌颂,生实在很艰难,死又算得上什么呢?呜呼悲哀啊!

  鉴赏

  祭文,向来都是生写哭凭吊死者的。晋狂放,喜爱给自己祭文和挽歌,不但不以为嫌,反以此表示自己勘破生死的旷达清通。一时之间,此习蔚为尚。如袁山松每次出游,都命左右随游者挽歌,边游边唱。陶渊明在这《自祭文》外也有《挽歌诗》。此文于元嘉四年(427)九月,常以为陶渊明卒于此月,但朱熹《通鉴纲目》说,他卒于此年十月,是文乃卒前两月,自觉身体衰微时所。

  在这篇祭文,者对自己的生活情状、性格志趣和生理想了总结性的抒写。在者看来,要长有欢乐,必须乐天委分,也即顺应自然,只有顺应自然,才能做到赏不为喜、罚不为忧,享清明之心境而无物欲之牵累。正是带着这种通达的认识,他不骛外求,敛情抑性,专意于自然,于是负薪汲饮、耘耔繁育,在他皆有乐趣。同时,他能绝去世常有的叹老嗟卑,现实地看待生命,勘破生死大关,以欣悦而又安详的心境,回归自然。

  本文在写法上也有自己的特色。受祭文这一体制的限制,通篇用了简短的四字句,杂以五字、六字、八字句,虽置辞简赅,但意象生动,含蕴丰富。且句多次换韵,整齐见变动,使文章显得潇洒飞动,这对传达者淡泊的性情、高洁的格无疑是很熨贴的。另外,本文情感之真朴,文之茂实,也很有特色。陶渊明写了大量的田园诗,在这些品,他描写“躬耕自资”的乡居生活,讴歌大自然,这篇祭文虽与诗歌存有文体样式的不同,但它在抒情言志之真实、贴切和自然方面,与《归田园居》、《饮酒》等著名诗篇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昔钟嵘《诗品》称赞陶渊明“每观其文、想其德”,本篇尤为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