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歌曲 >

橘黄色的灯光

时间:2017-11-09   来源:互联网

橘黄色的灯光

广东佛山科学技术学院/黄金宝

在我年幼的时候,柑子里家家户户用的都是钨丝灯。这种灯的底部是圆圆的,有点像葫芦,亮着时发出橘黄色的光,整个屋子橘黄橘黄的,感觉甚是美妙。

年幼时家境不甚好,为了省电,用的都是瓦数比较低的灯泡。每天放学,我便和姐姐挤在一张小小的桌子上做功课。有时功课较多。写到很晚,母亲瞅了瞅天色,等天色逐渐昏暗下来的时候,便“滴答”地拉一下电灯开关的绳子。当时天色尚未昏暗,所以便不觉得这光线的存在,只顾做功课。偶尔听闻水牛归棚幽沉幽沉的脚步声,陡然抬头,发现窗外已是黑压压的一片。这时才发觉这小小的钨丝灯已经亮着了,橘黄色早已悄悄地散落在屋子的每个角落,外面虫鸣也嘎嘎的变得响亮,却不会打扰到写功课。

在冬日里,南方的白天变得很短,大人们也不得不早早地就搁下田地里的农务回到家中。吃饭的钟点自然也早了。吃饭的时候。全家围在一张不甚大的圆桌上,米饭和热汤的白汽袅袅升腾,在屋里盘旋。橘黄色的灯光也悄悄地绕到碗里面,绕到筷子旁边,聆听着欢声笑语。若有人刚从外面回来,瑟缩着脖子浑身上下都能扑出寒风,只消坐下来喝一碗热汤,橘黄色的灯光也会随着碗里氤氲的热气散落在他的脸颊上、皮肤里、头发里,让他的身子逐渐暖和。

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或者是叔子在远地打工回来、出嫁的姑姑回娘家探亲,母亲总会包一些饺子或者做丸子。大家便七手八脚地帮忙搞起来,小孩子也来捣乱。大家一边忙着手上的活儿,一边东西南北地聊天,叔子说说他在外面的遭遇、姑姑叨唠婆家几句、父亲说说年尾的收成、小孩子秀个成绩邀功这葫芦似的东西依然是默默地贴在墙壁上,静静地散发出橘黄色灯光,营造着燠暖温馥的情调。在这时,似乎一切生活的艰辛、离乡的艰辛、别离的伤情都渐渐地消融在橘黄色的灯光中了。

中学的时候,由于学校偏离市区,每每回到村子都已经是家家亮起灯光。在这些灯光中,我总能轻易地分辨出自家的橘黄色的灯光。只要看到橘黄色的灯光,我立即感到无比的安然,疲惫的身躯也瞬间抖擞出精神来。

一年又一年,墙上的瓦斯灯换了一个又一个。在灯光下,父母头上的黑发白了一圈又一圈。他们正如这瓦斯灯,照亮黑夜,用一生的光芒将我的生命扩张。

后来,我离开家乡,到很远的地方去上大学,一年到头都回不了家,家里农忙却不能帮上什么忙,父母年迈,身体不好却不能候在双亲旁,只能电话里寒暄几句,但这又岂能解尽思亲之苦?在那些难寐的夜里,我默默地流泪,想着父母粗糙的双手,想着家里的农忙,想着那橘黄色的灯光。

后来,白炽灯逐渐兴起,家家户户就都用起了白炽灯.瓦斯灯逐渐淘汰。家里的条件也改善了不少,搬进了市区的新楼。

新房子里家用电器应有尽有,啥都不缺,和往日的旧房比显然是不能同日而语的,照明灯自然也紧跟时代,更注重低碳环保了。

没住几天,我却发现父母亲房间里的白炽灯换成了瓦斯灯。

母亲一向节俭,父亲也算得上精明,必定知道这瓦斯灯比白炽灯耗电。他们无法舍弃的想必是那些藏在橘黄色灯光里的温馥,以及艰辛罢了。

【橘黄色的灯光】相关文章

好一个清新的冬夜 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 那年那饼 艾香飘拂在春天里 天上的西藏 镇远的记忆 诗乡,梦乡 流泪的蓑衣 栅栏两边苹果甜 最美的红色

上一篇: 紫檀木的启示

下一篇: 在清风明月中徜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