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歌曲 >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同里顾氏梅林记》

时间:2018-05-15   来源:互联网

  原文

  同里环湖泊之秀,多故家士族。元末倪元镇、廉夫辈尝游憩其地,遗迹至今存焉。东偏有园林一区,故顾氏之居也。老梅铁干几二百株,有高丘矗上,可十余丈。登其巅,则庞山、九里诸湖皆在指顾,帆、沙鸟灭没烟,邨坞、竹树历历可数。当花发时,高高下下,弥望积雪,清香闻数里外。

  居其侧者,章子两生、顾子仲容。余昔寓同里,与二子为文酒会,晨夕过从。每至春日暄妍,香馥郁,必提壶造其地,痛饮狂歌,不烛跋不止,翩翩致足乐也。不十余年,仲容举进士,宦游去。余复徙居邑城,键户不出。萍踪离合,感慨系之,盖不过梅林者三十余年矣。

  今春避兵,栖泊兹土,因与两生至其处,则园林已数易主矣。东阡西陌皆非旧径,推老梅尚存百余株,亭亭发秀,冷艳迎。鼻观嫣香,沁入肺腑,慨然与两生追数旧游,怳如噩梦。自变故以来,俗之古今、墟井之盛衰、友朋之生死聚散,其尚有可问者乎?当日与里数子对案操觚、飞扬跋扈之气不可遏抑,而今于何有?素发历齿,已亦自憎其老丑,而况后生乎?计自兹以往,或十年,或二三十年,此老梅必尚有婆娑如故者,而否与子安得西山之药,驻颜续算?然则寿之不如草木者多矣,而犹不深省于石火电光之说,岂非庄生之所大哀乎?

  请与老梅约:嗣后每岁花发时,吾两必携豚蹄,载醇酎,狂歌痛饮,追复旧欢;送皓魄于夕阳,依清棻而发咏;以嬉暮齿,以遣流光。梅花有灵,当必一笑而许我也。

  译文

  同里是湖泊环绕的秀美之地,有许多有久远声望的家及士族居住在这里。元代末期的时候倪元镇、廉夫这些曾经在这里游览住,他们的遗迹今天还在。同里偏东的地方有一片园林,是以前顾氏的居所。那里有长有铁干老梅(枝干如铁的老梅)大约二百株,梅林矗立着很高的土丘,有十余丈。登上丘顶,则庞山、九里各湖则都在视野范围内,帆,飞鸟在烟忽隐忽现,邨坞、竹树则清晰可辨。开花的时候,梅枝高高低低,望过去就像积雪一样,清香能传到数里外。

  住在梅林边的,有章两生、顾仲容。我以前住在同里时,与这两一起写文章或饮酒,经常往来。每到春天花朵繁茂,香气浓郁的时候,我一定带酒去梅林那里拜访。大家一起痛饮歌吟,不到天黑不结束,自在逍遥非常快乐。而十余年后,仲容了进士做官去了。我则搬到邑城居住,隐居而很少出门。生本如浮萍一般聚散离合,而我感慨的是没有去梅林已经三十多年了。

  今年春天躲避兵乱,又到同里居住,与章两生去了顾氏的园林,然而园林已经换了几次主。林的路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只有老梅树还有一百多株,亭亭秀立,开出的花看上去冷艳美丽。闻到的花香沁心脾,感慨地与两生一起追忆以前同游的时光,仿佛像是一场梦。自从发生变故后,世俗情的变化,房屋市井的盛衰,朋友的生死聚散,哪有能够加以询问的?那时与同里的诸对着书案拿着竹简(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扬的气势不可遏制,而如今哪里还有这样的气势?我如今头发发白牙齿稀疏,自己都憎恶自己的衰老和丑恶,何况年轻呢?想来今天之后,或十年,或二三十年,这里的老梅一定还有枝干依旧秀丽美好的,我与两生又能不能得到西母的灵药,使容颜常驻寿数延长呢?然而的寿命比草木寿命短得多,却仍然不能深刻省悟生命的短暂,这难道不是庄子最大的悲哀吗?

  请求与老梅做一个约定:今后每年开花的时候,我们两一定带上猪蹄,载着醇酿,大声歌唱痛快饮酒,追忆回复旧日的欢乐。目送夕阳的光辉,靠着散发清香的树木歌咏,以使晚年得到欢乐,消遣流逝的光阴。梅花如果有灵,一定会笑着应许我。

  赏析

  《同里顾氏梅林记》,者朱鹤龄,字长孺,江苏吴江。前明诸生。与顾炎武同为惊隐诗社成员。性好学,遗落世事,晨夕手一编,不识路途,坐不知寒暑;或谓之愚,因以愚庵自号。尝笺注杜子美、李义山诗集,故所为韵语,颇出入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