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歌曲 >

试论李商隐无题诗之爱情境界

时间:2018-05-18   来源:互联网

  四川内江市翔龙学 黄才富

  李商隐所开创的无题诗,体裁上涵盖了除五绝、五排以外的古近诸体,题材上大都以男女爱情为心,“成功抒写挚情是无题诗独具魅力的根本原因”。从表层意蕴来看,整个无题诗包含了们尤其是等爱、遇爱到别爱三个普遍的类情感发展阶段,生成了一个由浅入深、包藏细密的爱情境界,即振甫所言“顿挫曲折、有声有色、有情味、有高情远意”的爱情境界。

  一、等爱

  无题诗的女子,大多能体察到自身状况并从进了内修外养,为的就是将来能够被理解与被爱。如《无题·八岁偷照镜》《无题·幽不倦赏》《无题·户外重阴黯不开》《无题·长眉画了绣帘开》《无题·何处哀筝随急管》《无题·谢傅门庭旧末》《无题·户外重阴黯不开》《无题·白道萦回入暮霞》等诗均表现了女子未遇心仪男子时的“修美自矜等待”以及青春不再时的自怜自叹。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些无题诗的“左家娇女”“东家之女”“幽”等或明存或潜藏的女主公,从就进了“长眉已能画”“银甲不曾卸”“芙蓉裙衩”“戴翠钗”等自我的修能,具有了如“钗上燕”“钗上凤”“镜鸾”“露花”“蝶”“碧玉”等美好资质,又有经培养的“弹筝”“拂尘”等贤淑技艺。她们或有着少女“藏六亲”“悯望”等期盼相遇的心,或有着成年女子“含羞”“含情默默”等对爱情的遐想、憧憬与羞涩,如“此地如携手,兼君不自聊”,或有着青春已逝,女子“怅惘、寂寥”等对相遇不能的忧郁感慨和不被爱的悲哀自怜,如“东家老女嫁不售,白日当天三月半”。总之,这些处在等待爱情的女子,还未真正获得过爱情的体验和情感的滋润。综观整个等爱的过程,由少年、青年、成年直到老年,这些女子心理发展的轨迹基本为:“悟春——怀春——伤春”,当然其情感也有一种由“希望——失望——绝望”的发展变化。

  二、遇爱

  在经历了长久的等待与自我修养后,这些女子终于与心仪的男子相遇,且有了情感的体验。在《无题·凤尾香罗薄几重》《无题·飒飒东细雨来》《无题·昨夜星辰昨夜》《无题·闻道阊门萼绿华》《无题·待得郎来月已低》《无题·碧城十二曲阑干》等诗,女子的情感呈现出偶然相遇时沉默的心动——再次相遇时愉悦的相知——多次相约后有礼且克制等发展变化。在这些无题诗,男女之间有初次相见时“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岂知一夜秦楼客,偷看吴苑内花”的“一见钟情而未通款曲”,也有着再次相遇时“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星海沉底当窗见,两过河源隔座看”相知相恋的默契,情感表现含蓄委婉;另外还有多次约见后“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才”的“发乎情,止于礼”的克制矜持。同时我们可以读到二相见或约会时“飒飒东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昨夜星辰昨夜,画楼西畔桂堂东”“隔座送钩春酒暖,分射覆蜡灯红”的场景和“月魄”“月已低”“雷声”的自然环境的描绘。以及二相见后,对分别的预想、预设,如“曾是寂寥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闻道阎门萼绿华,昔年相望抵天涯”“五更又欲向何处,骑马出门鸟夜啼”等。总之,在相遇阶段的爱情境界,我们可以读出一种阻隔的相遇、相遇后预示的分别以及相知后的克制等十分精细深微的爱情体验。诗所表现的爱情感受始终不畅达,虽然两情相遇相悦相知,但始终摆脱不了一种阻碍,似乎总被某些主客观原因阻隔。

  三、别爱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相聚就有分离。正如无题诗的男女,经历了等爱、遇爱之后面临别爱。这一类无题诗较多,有《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无题·重帏深下莫愁堂》《无题·来是空言去绝踪》《无题·七夕来时先有期》《无题·对影闻声已可怜》《无题·含情春晼晚》《无题·照梁初有情》《无题·白日相思可奈何》《无题·东南日出照高楼》《无题·楼上黄昏欲望休》《无题·含烟惹雾每依依》《无题·紫府仙号宝灯》等,多表现的是女子对曾经相会及送别时男女“忠爱缠绵”的回忆,对现实男女分别后天各一方的痛苦相思,对分别导致自己孑然一身境遇的不满、无奈、感伤、责怨和劝勉。当然在这类以写分别及分别后情境为主的无题诗,女主公的情感历程随着分别时间的推移也是有所变化的。一开始送别时心还暗含些许“归去横塘,华星送宝鞍”“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情为探看”的期望以及分别后“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各自愁”深深的愁思,渐渐的女子开始产生“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七夕来时先有期,洞房帘箔至今垂”“锦长书郑重,眉细恨分明”的怨念以及“只知解道春来瘦,不道春来独自多”“对影闻声已可怜,玉池荷叶正田田”“鄂君怅望舟夜,绣被焚香独自眠”“总把春山扫眉黛,不知供得几多愁”的自伤,直到最后不得不劝诫自己不要相思,逐渐清醒得认识现实:“神女生涯元是梦,姑居处本无郎”“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如何雪月交光夜,更在瑶台十二层”“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表现了“备受现实打击摧残、永无实现可能的爱情”。

  综观李商隐以爱情为表现题材的无题诗,在“精心造境透露不同信息”,包涵我们普通都曾有过的爱情体验:等爱、遇爱、别爱,并伴随时间的推移或男女境遇的变化展现不同的情感浓度。当然,以上论述的例子是侧重其某一层面和某一阶段的情感,因为有不少无题诗本身就包含了多层次的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