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歌曲 >

小 震的故事

时间:2018-07-18   来源:互联网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小 震

  谭亚红

  “这次我和斌斌都换岗位了!”

  “不吊筐哒!”与我和斌斌同来这个厂的辉辉问。

  “学操作!”

  “那不行嘞!这么短的时间……”有领导模样的人在说。

  担心什么?是新手的素质……还是老员工的技能……。真的是这样,就人心不稳了吗?

  去年的招聘会上,厂里决定接受我们这批老员工时,居然明确规定:你们两年内,不能更换岗位。

  为了稳定,做出这样一个规定,似乎一切尽在情理当中。

  好在,只是一个内部临时规定,并不是一部宪法。

  其实,现场的情况,并非是某些钢厂头头们想象的那样。自从钢铁行业的寒流到来之后,钢厂生产单位与辅助单位的工资收入就已经拉近,有的主体生产一线,甚至低于辅助单位的收入。

  “我早提出,不搞哒,去后面打捆……”厢善,作为一个钢厂线棒生产台位的管事,不仅仅是嘴里说说,还有……

  “哎!压力太大,还是去吊筐,聊撇。”老宋、小龙也是这么说。

  ……7#台……波动……

  过剩……去产能……僵尸企业……必然退出!

  “厂里是有规定,但我看不须两年,只要生产需要,可以适时调整。”琥子的预想,应该说,这是高瞻远瞩。

  “波波调到……小龙调到……热锯,老宋……还有……吊筐,斌斌上热锯……学操作……还有……”还有我,也是学操作,不过是就地。

  “波波热锯要不谍……”他们在说。

  “小龙……”

  “他也要不谍(这回说的是我)……配置要不谍……” 厢善叫嚷着。

  “钢黑了……”7#台上的定员明明还是满滴,并且还多了一个学徒的我。在我去精整帮忙打捆的时候,快下,轧制生产出现了异常的症状。

  “咯,冒谍搞手,我去吊筐。”小龙也在叫嚷。

  “钢还冒锯断,你怎么冒看到,就送了……”小龙急等着轮换,要离开这间操作室,另找个安静的地方,美美地睡上一觉。以至于,有一根红钢,他还没有锯断,就匆匆送出了热锯轨道。

  的确,调整后的前几天里,斌斌学操作时,是切错了一次钢。我试了几次,还不熟练,不具备独自操作的能力。

  刚刚调整完的几天里,弯钢、黑钢、锯错了钢,虽然我还未上岗,一个班下来,产量只有500来吨。

  小震!

  这样的情形,当然算是小震!

  “目前,波波他们班的小规格定尺、产量完成是最好滴。”可是,再听听琥子在会上这么一说。怎么?一个被他们说的要不谍的人,操作,定尺、产量居然双双取得惊人成绩……

  “波波他们班的配置是最好滴!”还是那个人说滴。

  哦,哦!是配置?

  “我们昨天的产量可以嘞!1000多。”

  “今天还高些,多吨嘞!”

  缺两个人上班,我和厢善也都顶了个岗。只不过,我是吊筐,他是就地。还是这些人,还是……

  同样惊人!

  不是说配置……?

  这两天,我又回到了原来的班组,仍是学就地。听说过几天,还会调,说厢善调……

  快要过年了,他们还在说,好钢要千锤百炼,好产能要优胜劣汰。我没有这么深的学问去研究,去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