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故事 >

我梦里的一辆自行车

时间:2017-11-09   来源:互联网

我梦里的一辆自行车

刘学凡

我的童年、少年都在豫西南的伏牛山腹地度过,由于山高水远、相对闭塞,自行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山里人的奢侈品。村里要是有人家买一辆新自行车,那是全村人的高兴事儿,都会去围观,看稀奇。自行车的主人,会第一时间用软塑料带,把自行车三角梁严严实实地缠上一层,车把的镀锌处,会缝一个漂亮的布套给套上。

初三时,我有一次回家,父亲说:“要是你能考上县里的工农一中,就给你买一辆永久牌的自行车,”而且,父亲强调说,“这辆自行车就是你一个人的。”一下子,我浑身的血液涌上了脑袋,有一点眩晕的感觉,仿佛自己正骑着属于自己的自行车,疾行在县城到家的简易公路上,打着铃铛,看山川田野快速闪到身后,那个威风啊!不知会引来多少羡慕的目光!可是,那所工农一中是全县第一高中,考进去,就等于一只脚跨进了大学校门,端上了国家饭碗,考取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山里娃能考进的更是少之又少。听完父亲的话,我就说了一句:“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父亲笑了。

我天资弱慧,学习倒是向来勤奋。自从脑海里有了飘来飘去的自行车,学习就更加吃苦。

那一年,工农一中提前招生,要优中选优。考完试,玉米还没有种完,学校就捎信儿,通知我去拿录取通知书。我几乎是~路小跑着,去乡里初中去取录取通知书的。

父亲拿着我的录取通知书,一遍遍地看,一遍遍地确认,一遍遍地在院子里来回走动。父亲激动过后,就吩咐母亲张罗我去县城读书所需的被褥和粮食,只字没提自行车的事儿。我偷偷躲起来落了一场泪后,决定把自行车这事儿给忘了。去县工农一中报到那天,父亲是用两轮架子车把我的行囊送进县城的。在校门传达室,父亲把东西卸下,说明年收成好,多卖些粮食,给你买自行车。说完就掉头走了。以后,每两个月,父亲就进城一次,把粮食和衣物在校门口传达室放好就回了。

高一结束,回到山里老家过暑假。走进我家的院子,一眼就看见一辆九成新的永久自行车。天哪!这就是我梦里的自行车,这不是梦吧!我当下就推出自行车跑到打麦场,快速骑了几圈,那激动兴奋的心情,就想地动山摇地吼一嗓子。当我爱惜有加地推着自行车,回到自家院子的时候,发现母亲的脸上并没有和我一样的喜悦,说今年小麦扬花的时候,雨下个不停,收成还不如去年。一回头,发现牛圈里的牛没有了,孤零零一根牛绳搭在了牛槽上。我脑袋一蒙,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直接推着自行车去了村东头牛经纪老马家里。果然,我家的黄牛被拴在了他家的槽头。我家的黄牛,见到我就情绪激动,焦躁不安。我把自行车在老马家院子里扎好,解掉牛绳,黄牛在我手臂上蹭了蹭,就撒开蹄子向我家院子奔去。老马在我身后大喊大叫,我也没有理他,我只用手指了指自行车,说,车给你放好了。没了牛,家里的农活,要父母付出好几倍的艰辛啊,我不忍心!我想,就当作一个梦吧。

开学了,没有自行车,父亲还是用人力架子车送我进城。我们起了一个大早,天还没亮,星星清晰可数。父亲说,山路上坡时,让我推车,下坡时,让我坐在车上,说是压重,其实我知道父亲是心疼我,让我少跑路。坐在车上,车速加快,父亲在努力控制车速和方向,我听到父亲呼哧呼哧喘息的声音,还有脚步蹬地的咚咚声,我似乎听到了父亲的心跳,我平生第一次感觉到和父亲是那么贴近。顺着晨风,我闻到父亲身上飘过来的浓重汗味,我知道这一路,一趟趟,父亲不知流了多少汗。眼泪早已经流下,任稍有凉意的晨风吹散,在脸庞上没有方向地流着。

到了学校,已近中午。在校门口,父亲又忙着卸东西。我说:“今天你陪我进学校,到食堂的面粉厂交了小麦,换成饭票,在学校食堂吃了饭,再回家。”父亲怔在原地半天不动。我知道他想说:“这架子车,我这身打扮,不合适吧,不会丢你人吧?”我没有说话,拉起架子车,就进了校园。从身后的脚步声,我能听出父亲的局促和不安。校园中间的主干道,是平整结实的水泥路,时不时有同学骑自行车疾驶而过,高声谈笑,互相打着招呼。父亲小声说:“一定要给你买一辆自行车。”我说:“其实家到县城也不远,走走就到了。”

我送父亲出校门,父亲小声说:“你不怕人家笑话咱们山里人?”我说:“山给我生命,山养育了我,我忘不了,也改不了,我就是山里人。”

后来,我考到杭州读大学,又留在杭州工作,父亲许诺我的自行车,一直没有兑现,也没有必要兑现了。

但是,这辆自行车一直在我梦里,载着我走过人生的一场场风雨,一道道坎儿。

【我梦里的一辆自行车】相关文章

好一个清新的冬夜 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 那年那饼 艾香飘拂在春天里 天上的西藏 镇远的记忆 诗乡,梦乡 流泪的蓑衣 栅栏两边苹果甜 最美的红色

上一篇: 赤山岛随想曲

下一篇: 转身遇到暖暖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