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故事 >

鲁迅与“四条汉子”的恩怨

时间:2018-05-07   来源:互联网


  
  1934年10月的一天,凉爽的秋从黄浦江面阵阵掠过,轻拂面,给一种难得的惬意。
  
  在上海爱文义路的一个弄堂里,时任左联党团书记的扬敲开了另一位左联负责夏衍住所的门。此前,因叛徒出卖,上海央局经历了第二次大破坏。故而,夏衍、扬等均分头隐蔽,联系的频率亦相对降低。当扬突然出现在夏衍面前时,夏衍还真有些意外。
  
  扬此,是有一个计划要同夏衍商量。
  
  此前,分别担任“文委”及“文总”党团书记的阳翰笙,向扬建议,称“自从冯雪峰走后,好久没有向鲁迅报告工了,是否近期约个时间一同去向鲁迅报告一次工。”
  
  冯雪峰在上海时与鲁迅联系较多,当时左联的很多活动都是冯雪峰向鲁迅请示以及通报的。自从冯雪峰走后,这样的联系就断了。而且时间已近一年。
  
  扬亦认为很有必要与鲁迅一次沟通,否则长时间不联系,除了不利工外,还容易产生误会。扬找夏衍,除了告知阳翰笙的建议外,还希望他先与鲁迅联系一下,约定时间。扬特地强调了这次去见鲁迅仅阳翰笙、扬、夏衍3。
  
  夏衍知道欲见鲁迅,当时唯一的地方即内山书店。次日,夏衍只身来到北四川路的内山书店,希望通过书店老板内山完造约见鲁迅。没想到这天正巧鲁迅也来了。于是夏衍便在内山书店转达了扬的意思。
  
  鲁迅表示同意。时间约在下个星期一下午,仍在内山书店见面。
  
  到了约定的这天,夏衍便在其住处附近的旧戈登路美琪电影院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同时等待扬和阳翰笙,出乎夏衍意料的是,来的不是两,而是三。除了扬、阳翰笙外,还多了一个田汉。
  
  晚年,夏衍在其《懒寻旧梦录》对当时的这一意外情况曾如此说:
  
  “当时我就有一点为难,一是在这之前,我已觉察到鲁迅对田汉有意见。加上田汉是个直性子,口没遮拦,也许说出使鲁迅不高兴的话来。而我和鲁迅只说了、阳二向他报告工,没有提到田汉。可是已经来了,又有什么办法叫他不去呢?”
  
  由此可见夏衍当时即有顾虑,但碍于田汉在场不好多说,于是便一同上了出租车。
  
  到了内山书店后,鲁迅已先于他们在里面了。当时书店内有几个日本在看书,夏衍觉得多谈话不便,便对鲁迅说:
  
  “这儿多,对面有一个咖啡馆,我们到那边去坐坐吧?”
  
  “事先没有约好的地方,我不去”,鲁迅口气有些冷淡。显然鲁迅对此计划多来一并不愉快。
  
  夏衍心里不免嘀咕:事先没约好的地方不去,是否也意味着事先没约好的不见呢?
  
  好在内山先生适时地调解了气氛,他说:“就到后面会客室去坐吧,今天好还有一些从日本带来的点心。”
  
  这是一间典型的日本式会客式,整个格设计带有鲜明的日本民族特色。他们在会客室坐下后,内山随即送来了一些茶点。
  
  关于这次汇报,以后夏衍是这样介绍的:
  
  “开始,阳翰笙报告了一下'文总'这一段时期的工情况,大意是说尽管白色恐怖严重,我们各方面的工还是有了新的发展,他较详细地讲了戏剧、电影、音乐方面的情况,也谈了沪西、沪东工通讯员运动的发展;接着扬了一些补充,如已有不少年轻家参加了左联等等。鲁迅抽着烟,静静地听着,有时也点头微笑。”
  
  可见,当时的气氛还是较为融洽的。
  
  田汉的冒然插话改变了会谈气氛
  
  听到左联的队伍在发展,特别是年轻的加入,鲁迅的心情显得非常的好。但就在扬谈年轻家的时候,田汉冒失地插了进来,气氛骤然发生了变化。
  
  “胡这个靠不住,政治上有问题。”田汉很率直地、无所顾忌地脱口而出,“请先生不要太相信这种。”
  
  “政治上有问题?你是听谁说的?”鲁迅闻此很不高兴,脸色非常严肃。
  
  “听穆木天说的”,田汉回答。
  
  “穆木天是转向者,转向者的话你们相信,我不相信”。
  
  鲁迅显然对田汉的话已很反感了。瞬间,空气仿佛有些凝固。田汉见此亦不再多言。
  
  这里不得不对所谓的胡政治问题以及穆木天的“转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