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故事 >

莫泊桑的光荣与左拉的友谊

时间:2018-05-08   来源:互联网

         1893年7月6日,经过长时间与病魔的抗争,43岁的莫泊桑与世长辞了。法国文学界一颗璀璨的明星就这样殒落了。在他的葬礼上,当时法国著名家左拉了著名的《在莫泊桑葬礼上的演说》,对他的文学创了很高的评价。

 

在莫泊桑的文学之路上,除了母亲这个领路之外,还有两个对他影响至深的。一个是著名家福楼拜,另一个就是著名家左拉。

 

和左拉的认识,是莫泊桑文学创的真正开始。左拉既是莫泊桑的老师,又是他的兄长、朋友兼战友,这种关系的形成始于1879年他们在梅塘别墅的文学聚会。当时,一群家聚集在左拉围,结成了自然主义的“梅塘集团”。这个集团共有6位家:保尔·阿莱克西、昂利·塞阿、莱昂·埃尼克、于斯曼,以及莫泊桑和左拉。他们商定每以普法战争为背景各写一篇短篇说,于1880年结集出版,取名《梅塘之夜》。这部说集被看成是这个文学集团的自然主义运动宣言。在这部说集,最著名也最为文学史所称道的就是莫泊桑创的《羊脂球》,这既是他的成名,同时也是他公开发表的第一篇重要的说。这篇说奠定了莫泊桑在法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左拉称赞这部短篇说是一部“杰”,是一部“满含柔情、讥嘲和勇气的完美无缺的品”,是一部“具有决定意义的品”,因为它使莫泊桑得以“跻身于大师的列”。这样的评价是不为过的。

 

为莫泊桑的“战友、兄长、朋友”,左拉对莫泊桑的创成功起了非常重要的用。当初左拉初识莫泊桑时,并“不曾想到他有朝一日会有才气”。梅塘别墅的文学沙龙,起初也没有注意到莫泊桑。当沙龙成员决定就普法战争每个讲一个故事然后写成短篇说时,莫泊桑的故事同样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但是左拉却并不因此就看轻莫泊桑,他仍然履自己的诺言,等待莫泊桑写出品后一起发表。

 

《羊脂球》使莫泊桑一夜成名,也从此开启了莫泊桑文学创的新时代。

 

    从1880年到1890年的10年间,他创了300多个短篇说、6部长篇说、3部游记和大量的评论文章。可以说,如果没有左拉伟大的友谊,也就不会有莫泊桑的文学成就。以左拉当时在法国文坛的显赫地位,他能提携莫泊桑这样名不见经传、才不过常的年轻后进,足见其格之高尚。他评价莫泊桑的创时说:“他高产,稳产,显示出炉火纯青的功力,令我惊叹。短篇说,篇说,源源而出,无限地丰富多彩,无不精湛绝妙,令叹为观止;每一篇都是一出的喜剧,一出的完整的戏剧,打开一扇令顿觉醒豁的生活的窗口。读他的品的时候,可以笑或是哭,但永远是发深思的。”在莫泊桑逝世后,左拉深感痛心,他说:“如果他活着,毫无疑问,他还可以把这个数字扩大三倍,他一个的品就可以摆满一个书架。”他坚信莫泊桑的品可以传世,能够被未来世纪的学生们当“无懈可击的完美的典范”,他认为“这就是莫泊桑光荣之所在,而且是更牢靠、最坚实的光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