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故事 >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陶庵梦忆序》

时间:2018-05-15   来源:互联网

  题解:

  本文是者为其《陶庵梦忆》一书所的序言。文描写了自己在国破家亡后的生活状况和精神面貌。他把今日的困苦饥饿归于对昔日奢华的果报,把五十年来的盛衰荣辱看间大梦一场。如此看来,写本文,追忆往昔更像是一种无奈的梦呓。

  者简介:

  岱(1597年~1679年)又名维城,字宗子,又字石公,号陶庵、天孙,别号蝶庵居士,晚号六休居士,汉族,山阴(今浙江绍兴)。寓居杭州。出生仕宦世家,少为富贵公子,精于茶艺鉴赏,爱繁华,好山水,音乐,戏曲,明亡后不仕,入山著书以终。岱为明末清初文学家、史学家,其最擅长散文。著有《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石匮书》、《石匮书后集》、《夜航船》、《嫏嬛文集》、〈三不朽图赞〉、〈公祭祁夫文〉等文学名著。谷应泰编《明史纪事本末》,想以五百购买《石匮书》,宗子慨然予之。

  原文:

  陶庵国破家亡,无所归止,披发入山,駴駴为野。故旧见之,如毒药猛兽,愕窒不敢与接。自挽诗,每欲引决,因《石匮书》未成,尚视息世。然瓶粟屡罄,不能举火,始知首阳二老,直头饿死,不食粟,还是后妆点语也。

  饥饿之余,好弄笔墨。因思昔日生长谢,颇事豪华,今日罹此果报:以笠报颅,以篑报踵,仇簪履也。以衲报裘,以苎报絺,仇轻暧也。以藿报肉,以粝报粻,仇甘旨也。以荐报床,以石报枕,仇温柔也。以绳报枢,以瓮报牖,仇爽垲也。以烟报目,以粪报鼻,仇香艳也。以途报足,以囊报肩,仇舆从也。种种罪案,从种种果报见之.。

  鸡鸣枕上,夜气方回,因想余生,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今当黍熟黄粱,车旅蚁穴,当如何消受。遥思往事,忆即书之,持向佛前,一一忏悔。不次岁月,异年谱也;不分门类,别志林也。偶拈一则,如游旧径,如见故,城郭民,翻用自喜,真所谓痴前不得说梦矣。

  昔有西陵脚夫,为担酒,失足破其瓮,念无以偿,痴坐伫想曰:“得是梦便好!”一寒士乡试试,方赴鹿鸣宴,恍然犹意未真,自啮其臂曰:“莫是梦否?”一梦耳,惟恐其非梦,又惟恐其是梦,其为痴则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