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名言 >

早知道伤心是难免的

时间:2017-11-05   来源:互联网

  收音机里传来的歌儿娓娓的诉说着歌手的伤心情事。

  苗苗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光标,无聊的按着空格键,一排排的名字唰唰的流过。熟悉的,陌生的,雅致的,粗俗的,严肃的,活泼的。。。。。。苗苗已经在BBS上流连忘返的度过了一个多月了。照他的网友的说法,他现在正是下午二点的太陽,充满火力。生命
为BBS而燃烧。苗苗看了一下上战时间,已经爬上了排行榜了。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是的,哲人说过,时间用在哪里是看的到的。

  再去看看有没有朋友来吧。苗苗对自己说,该去作作运动了,如果有朋友来,就邀了一起去吧。刚要换选项,跳出邀请“窃窃私语”的信息。苗苗却呆了一下。是妮妮
在呼叫他。该按那个键?Y还是N?

  妮妮是个女孩。最初同她聊天时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因为妮妮说起话来硬梆的,连男生都用的哇,哦,啊也不用。隔着屏幕,除了从语气还能用什么来判断对方的性*别呢?也许是苗苗认定了她是个男生,所以连例常的两句试探性*的话也省了。不料歪打正着,妮
妮在第一次聊完后,写了封长长的信给他。信中充满了对苗苗的人格的高度赞誉。苗苗一边读着脸红,一边洋洋得意。接着的几天里,妮妮只要上战,就要叫苗苗聊天。苗苗的脸每次都免不了的要红一下,在他按下Y的时候。就象是当年总是在那个自己仰慕的师姐
常走的路上徘徊,遇到她时故作镇定的冲她一笑,脸上的红云总出卖他的秘密。

  渐渐的,苗苗已经习惯了妮妮呼叫他聊天。随着两人聊的越深入,苗苗越发现她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虽然她说话还是没有一点点女孩子的味道。


  苗苗知道在这个信息时代什么前所未闻骇人听闻的事都有可能发生。何况象恋爱这么美好的事情,无论它借助什么出现在你身边都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苗苗还是迷惑了。他知道网恋的可能性*和可行性*,他也曾偶尔的构想一下以自己为主角的网恋,但他没料到他真的会落在其中,这么快。而且,苗苗最头痛的就是,不知道妮妮的心思。每次当他想问问她的想法时,他总会记起妮妮给他的第一封信里的话:你是我所碰到的第一个不问我是男是女的。我在CALL你的时候就对自己说,如果这个人再问半句关于我的性*别的话,我就再也不上BBS了。我到这里来是交朋友的,但是是不需要知道性*别的中性*朋友,而不是男女朋友。真的是谢谢你没有问我。我相信你大概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纯粹的人。我也相信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苗苗对自己说,人的想法是会变的,也许在这些天的了解后,妮妮已经不再排斥通过网络沟通感情。毕竟,两个异性*之间的纯友谊的维持是很艰难的。苗苗甚至相信妮妮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感觉到了同自己一样的感情的变化。但是,苗苗不敢同妮妮说任何过火的话。

  苗苗记得有本书里头说,两颗真心不肯直接表白,而是互相试探,就叫两真变两假,这两假互相碰撞在一起,又变回一真去,但中间就多了些磕磕碰碰,生出许多枝节来。苗苗还记得当时自己同人说,没有的事,都是小说家言,写出来赚人眼泪的。他一向相信爱没有在心口难开的时候,除非是有口无心。可这时候,他相信了。

  苗苗原本是很健谈的,也有些幽默。妮妮常常被他逗的大笑起来。可现在,苗苗一?

  戒网计划只能以失败告终。因为苗苗始终惦记着妮妮。

  上站就看到系统信息告诉他有信。他急急的打开信箱,果然,妮妮写给他的。头两封是告诉他,自己很忙,可能上站时间要少了,以后不能常聊了。接下来的几封是问他为什么不上网,是不是因为自己说以后同他聊天机会少了不高兴。

  短短的十几封信,心里当真如同打翻了蜜罐一样,甜滋滋的。

  可当天并没有看到妮妮,苗苗在BBS上徘徊了一整天,思前想后,终于决定要询问她的想法。

  苗苗终于问了妮妮。当然,他问的是妮妮对网恋的看法。那答案,对他不啻晴空霹雳。他又开始了戒网。

  又是一个星期,苗苗整天同狐朋狗友们厮混在一起。时间也是好打发的。妮妮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快忘了她是谁了。

  双方早就交换过电话号码,但苗苗宁可每天同她在BBS上聊天。因为这样他可以大胆的说出很多肉麻的奉承话,亲热话,然后加个挤眉弄眼的符号,表示在开玩笑。在电话里可就只敢规规矩矩的寒喧几句。苗苗也没指望妮妮会打电话过来。他知道女孩子都是很矜持的。妮妮能答应同他交换电话号码,他已经满足了。

  想不到妮妮的声音同她在BBS上表现的完全不同。细细柔柔的,听得人心旌摇动。苗苗不太记得起来她到底说了些什么,因为在她开口说我是妮妮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地球上作梦还是上了天堂。

  苗苗的戒网计划再一次失败了。

  其实,那天妮妮打电话只是问了他一个她遇到的技术问题。但那几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话,听在苗苗的耳中,当真如同听贝多分的《命运》一样。苗苗发誓他同时听到有人在说:扼住命运的咽喉!

  回到网上,时间越发的过的快了。网上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但同妮妮聊天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每次谈话的内容也无法拓展了。彷佛妮妮觉察到了些什么,她说话不再象以前一样放肆了。苗苗很敏感的察觉到了她的变化。他有些心慌,好象这都是自己的错。他想,也许自己的手指不如贝多分的长,要掐住命运的脖子并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

  他想,该对自己说不了。

  看着面前的键盘,苗苗认真的找到了N键,用食指轻轻的按了下去。

  收音机里传来女歌手有些做作的声音: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