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名言 >

缅怀师生昔日情

时间:2017-11-12   来源:互联网

每当我经过母校时,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自1969年至今,不经不觉过了三十多年。这间原名“南海”,后改“乐善”,今改“李景汉”的学校,是我渡过小学六年时间的启蒙母校。这里,有我童年的记忆,一些美好及不愉快的事,彷佛刚在昨天发生,其实已过了三十多载,岁月不饶人,一个十多岁的黄丫头,如今已是黑白髪掺杂的大娘了,怎不教人感慨万分呢!

由于兄弟姐妹多,而我又排在第七,(四兄二姐一妹)家庭经济环境一向都不大好,所以,我九岁才上夜学一年级,直到升上三年级时,我才转过读日学。我很清楚地记得,在三年级下学期,校方发派成绩表时,全科合格学生之后,第一个就是我(全班六十多人,三十六人全科合格,我排第三十七),当班主任锺其清老师把成绩单派给我时,(当时,老师逐个叫上讲台去拿),用一种极其惋惜及意味深长的语气对我说:“某某同学,原本你是可以排到高名次的,因你有一科越文不合格,所以一定要让那些全科合格的同学排在你前面,你的越文只差一分就合格,希望你以后在越文方面多下苦功,我相信你的名次会在十名之内。有很多同学的总分数比你低,但他们全科合格,没理由你有一科不合格,反而排在他们前面。往后的日子,你应加紧学习越文吧!”

在每次雷雨交加时,我又自然的想起那场大雨赴约的一幕。那是在读三年级时,某个星期六上午上课时,与同学“容燕明”相约于下午两点钟在学校对面,等她来带我去她家玩(她的家在洗马桥对面,怕我不识路,所以约在学校对面等候,还说明“风雨不改”)。就是这句“风雨不改”,使我冒雨赴约,可惜,等了逾半个钟头,她没有赴约,累我回家被父亲责骂,(那年我只十一岁,正下大雨,那个家长会放心让儿女出街呢?而我为了遵守诺言,趁父亲如厕时,偷偷的走去赴约)结果如父亲所料:“她不会去的,这样大雨,她父母一定不准她出街。”到星期一在学校见面时,我质问她为何失约?她说是父母见下大雨便说:“你不用去了,你同学一定不会到约定地点等你。”当她知悉我冒雨去等候她,她再三向我道歉。后来我们进一步互相交换对象作“义结金兰”呢!她送给我是一枚有几种颜色的人造钻石心口针,是她用过的心爱之物。而我呢?送给她是一条铁珠炼(以前有很多人佩戴那种用铁造成的珠粒项链,当时环境大部份小孩都很穷,不像现在的小孩那样幸福,要什么得什么),现在我还保存那心口针。但,她的人呢?出国了,或还在越南?那就不得而知,因与她失去联络很久了。

记得有一次,有几个同学在上课时犯了规,被老师叫上来站在黑板前受罚的几个同学中,有一个是女生(受罚的面对黑板,背对同学)。然后老师用藤鞭打在他们的屁股上。男生穿着短裤,打下去没什么出错,但是当老师一鞭打落在那女生屁股时(可能太大力吧!)竟把那女生的裙子打得飞起来,露出了内裤,使到全班同学都感到愕然!连老师本人也感到意外,及不好意思。不过,经过这一次“意外”后,老师改罚打手掌。那年是读四年级,只记得自那次事发之后,那女同学变乖了,不见她再受罚。(可能那一次,就吓怕了她!)

我们读五及六年级时,班主任都由“蔡介然”老师担任,他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老师,高瘦的个子,头顶光秃,两旁头发也很稀疏,瘦削的脸架上一副眼镜,他衣着清洁,但很随便(多数男老师都是把上衣放进裤内,而蔡老师却一向把上衣放在裤子外面)。蔡老师为人幽默风趣,喜欢与我们开玩笑,他常对我们说:“若有一天,你们在街上的大排档见到我时,千万别过来向我行礼和称呼我为老师,因为坐大排档的人,都喜欢蹲着吃,而不是坐櫈吃(因为这样吃才‘够味’)。为免有失老师的身份,最好你们还是诈作不识我吧!不须过来和我打招呼,拜托,拜托!”我也清楚地记得,当同学听完老师那番话后,大家都大笑起来,而蔡老师站在讲台上,煞有介事的用手托托鼻梁上的眼镜,脸上还故意装出一副滑稽的样子,使同学们笑个不停,当时的气氛是多么的和谐,这是老师风趣幽默的一面。当他讲解课本时,那严肃的样子,却使我们不敢不聚集精神,留心听书。蔡老师教学另有一套,讲解生动又易明白,所以我们都喜欢上他的课。

   小学六年级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我们全班毕业生六十九人,只得十二人全科合格,而剩下的五十七人,不是一科,两科不合格,就是三至四科不合格,大家都要补考才可以毕业,更惨的是,五十七人,居然全都有算术这一科不合格,而这科又是蔡老师授课,试问老师如何不生气呢?直到今时今日,我还很清晰记得那天老师的神情,只见老师铁青脸庞,用一种我们从未听过的语气对我们全班说:“我教书几十年,从来未教过一班像你们这样的学生,全班只有十二个同学不用补考,五十七人补考居然都要补考算术科?平时我是怎样教你们做习题?每次测验及小考,你们的算术成绩都很好的,为什么今次会变成这样子?是我教得失败,使你们的成绩这样差?还是你们今次不专心,不用功,致使成绩变得这样糟糕?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但,事实摆在眼前,追悔也没用,只希望大家在这段日子里,好好约束自己,专心温习功课,期望这次补考,取到好成绩;否则,不但浪费父母的金钱,同时浪费你们要留班一年的光阴,切记!切记!”

蔡老师深沉的语气与严厉的目光,使全班同学变得鸦雀无声,低着头不敢与老师的目光接触。当时我并不在被责骂的行列(我考第九名),但也被当时的气氛压得不敢抬头.其实,我们这“六仁”班的学生,是全校出了名的捣蛋顽皮问题学生(不过,平时功课还算很不错,只不知为什么那次考试会如此糟糕!)。

我们这班“坏学生”最后经过补考,结果只有几名同学留班,其余的,总算都可以毕业了。

不但全班同学都松了一口气,蔡老师终于也可以把心头大石放下了。

我钟情于写作,也是从蔡老师的几句评语中孕育出来的。那时是读五年级,每周都要写一篇周记,我把对某件事的不满写在周记簿内(事隔太久,其内容不能一一记得清楚)。有一次,蔡老师在我某篇周记内,加了两行字:“笑骂由他笑骂,好官我自为之,你大有这点作风。不错,不错!!”

  那时,年幼的我,还以为老师在赞赏自己,开心到不得了,更因此对作文发生了很浓厚的兴趣。其实,赞的是我为人处世的作风吧!而不是赞我写文好。而我却会错了意。这也好,错有错着,能令我爱好写作,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呀,对吗?

2009.5.27寄自越南

【缅怀师生昔日情】相关文章

守候宁静人生 生活原本就平淡 最柔软的花朵 一瞬间的欣喜 快乐其实很简单 那么帅气 布鞋 回忆是思念的帆 最真的表达 人生就要平淡,感情何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