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名言 >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盲者说》

时间:2018-05-15   来源:互联网

  原文

  里有盲童,操日者术(日者术:占卜),善鼓琴。邻有某生,召而吊之曰(吊:安慰):“子年几何?”曰:“年十五矣。”“以何时而眇”曰:“三岁耳。”“然则子之盲也且十二年矣!昏昏然而,冥冥焉而趋。不知天地之大、日月之光、山川之流峙、容貌之妍丑、宫室之宏丽,无乃甚可悲矣乎?吾方以为吊也!”

  盲者笑曰:“若子所言,是第知盲者为盲第:但,而不知不盲者之尽盲也。夫盲者曷尝盲哉?吾目虽不见,而四肢百体均自若也,以目无妄动焉。其于也,闻其音而知其姓氏;审其语而知其是非。其也,度其陂以为步之疾徐陂:同‘坡’,而亦无颠危之患。入其所精业,而不疲其神于不急之务,不用其力于无益之为,出则售其术以饱其腹。如是者久而习之,吾无病于目之不见也。今夫世之,喜为非礼之貌,好为无用之观。事至而不能见,见而不能远;贤愚之品不能辨;邪正在前不能释;厉害之来不能审;治乱之故不能识;诗书之陈于前,事物之接于后,终日睹之而不得其意,倒逆施,伥伥焉踬且蹶而不知悟伥伥:无所适从。夫天之爱甚矣,予之以运动知识之具,而失其所予之之意。辄假之以陷溺其身者,岂独目哉!吾将谓昏昏然而,冥冥然而趋,天下其谁非盲也?盲者独余耶?余方且睥睨顾盼,谓彼等者不足辱吾之一瞬也。乃子不自悲而悲我,不自吊而吊我!吾方转而为子悲为子吊也。吾方转而为子悲为子吊也。”

  某生无以答。间诣余言,余闻而异之,曰:“古者瞽、史教诲,师箴,瞍赋,朦诵,若晋之师旷、郑之师慧是也。兹之盲者,独非其伦耶,为记其语,庶使览之者知所愧焉。

  译文

  乡里有个盲少年,从事占卜职业,善于弹琴。邻居某,招呼并安慰他道:“您年龄多少啊?”回答说:“年纪十五岁了。”“从什么时候失明的啊?”回答说:“三岁。”“那么您这失明就十二年啦!昏昏然走,黑忽忽朝前赶。不知道天地的大、日月的光、山高水流、容貌美丑、宫殿的宏伟壮丽,岂不是非常可悲的吗?我因为这才安慰你啊!”

  盲笑道:“如您所言,这是只知盲的盲,却不知不瞎的全都是瞎子啊。盲何尝就盲啊?我眼睛虽看不见,四肢和身体各个部位都动自如啊,因为眼睛的原因不会乱动啊。对别,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的姓氏;琢磨他的话知道他的是与非。走时,靠判断道路的陡来决定走的快慢,也没有摔跤的忧患。进入自己所精通的业,不让自己的精神在不相干的事务上操劳,不使用自己的力气在没有益处的事上,出来就推销自己的技能用来养饱自己的肚子。如此这般久了就成习惯了,我没有由于眼睛看不见带来的烦恼。当今这世上的,喜欢打扮成不合礼教的相貌,喜欢做无用的观看。事情来临了却看不见,看见了又无法远离它;贤明蠢笨的品质不能辨别;邪恶端正在面前不能分辨;厉害冲突来了不能审时度势;安和动乱的缘故不能识别;诗书摆在面前,现实事物跟着身后,终日看到它们却不得其要领,倒逆施,昏昏然无所适从地绊倒跌倒却不能觉悟:最终跳进罗网、跌入陷阱的比比皆是。老天已经够偏爱的了,给予们运动认识的器官,而们丢失那些老天所赋予的本能。动不动就用这些本能来陷自身于被动的,难道只是眼睛吗!我要说昏昏然走,黑忽忽朝前赶的,天下谁不瞎啊?瞎的只有我吗?我正轻蔑地顾盼,说你等不够资格有辱我的眼睛看上一眼的。您不自悲却悲我,不安慰自己却安慰我!我正转而为您悲安慰您啊。”

  那没有言辞来答。空闲时到我这里来,我听了很奇怪,说:“古代的盲,有负责音乐的,有劝戒,教导的,有讼诗的,有赋的,好像师旷、师慧一样。这些盲,难道不是一类吗?”因此我记下他的话,希望使看到的能感到心有所愧.

  赏析

  《盲者说》是清代文学家戴名世的一篇散文,出自《南山集》。这篇文章文辞简明扼要,笔墨生动,对桐城派的文章有一定影响。者的用意是借盲者之言,悲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