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名言 >

诗歌鉴赏之艺术技巧:表达方式

时间:2018-05-17   来源:互联网

  【考点解析】

  一首诗词艺术价值的高低,既在于“写什么”,更在于“怎么写”。因此,“语不惊死不休”成了诗的至高追求。为高考诗歌鉴赏要求之一的“表达技巧”,就属于“怎样写”的范畴。鉴赏诗歌的表达技巧,是考查考生的鉴赏评价能力。鉴赏评价能力是阅读能力的最高层级。所谓鉴赏,实际就是对品进“品评”。鉴赏的前提是鉴别,而鉴别则是与阅读的理解相关联的,离开了理解就无从鉴别:鉴赏的核心是审美,即挖掘品的美的因素,达到某种美的享受。鉴赏的目的是批评,批评也是—种审美活动,它通过理性的思考和审美判断,评价品的高下优劣得失,或联系实际,展开联想,获得某种新的感受和认识。鉴赏与阅读,密不可分,可以说,鉴赏的每一内容无不以阅渎理解为基础;而阅读的每个环节,也无不可提到鉴赏的高度。鉴赏诗歌的表达技巧,包括三个层面的内容:修辞手法、表达方式、表现手法。

  第一节表达方式

  诗词主要运用记叙、描写、议论、抒情四种表达方式,其重点是抒情和描写。

  抒情

  (一)直接抒情(直抒胸臆)

  ——直接抒情也叫直抒胸臆。就是诗在其诗袒露襟怀,不假掩饰地抒发激情、快意或愁绪,即以第一称“我”为抒情主体,直接表现者的思想感情的一种文章笔法。这种方式比较直观,这里仅略举三例,不深入讨论。

  例1:“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梦游天姥呤留别》的心句)【析】者在叙事描写的基础上,以火山喷发般的激情,大声疾呼,抒发了自己不与统治者同流合污的思想感情。

  例2:“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师北定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陆游《示儿》)【析】开头两句,以议论开篇,表达诗至死不忘恢复原的爱国情怀。

  例3:“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之涣《登鹳雀楼》)【析】前两句写景,后两句直接抒发在这样的环境里产生的情怀,即景抒怀,表达诗面对自然景象所产生的富有哲理性的思想。天然的形势、阔大的气象与诗在这景象面前产生的富有哲理的思想融合在一起。

  例4:“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南?关雎》)

  例5:“愿言思伯,甘心首疾。”(一心只把哥来想,头痛难忍又何妨?)

  例6:“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哉?”(《?黍离》)【析】直露而真率地抒发了诗内心沉重而深广的忧伤;

  例7:“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乐府诗集?鼓吹曲辞》)【析】写一位女子对“君”剖白心迹,直接表达了少女至真、至善、至烈的爱情,显得坦荡、真率而震憾心。

  例8:“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时间月缺花飞。手执着饯杯,眼阁着别离泪。道得声‘保重将息’,痛煞煞教舍不得。‘好去者,望前程万里’。”(关汉卿《[双调]?沈醉东》)【析】这首曲写送别的场面和依依不舍的感情,真挚感。

  例9:“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柳永《雨霖铃》)【析】所写情景与此曲相似。但此曲表情如此率真,语言如此质朴自然,与大多数委婉之,截然有别。

  例10:“前不见古,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陈子昂《登幽州台歌》)【析】以慷慨悲凉的基调,通过登幽州台直接表达了诗功业难就、空怀壮志的悲愤和失意苦闷的情怀。

  (二)间接抒情

  1、借景抒情

  (1)总论——情与景的关系:

  在我国古代诗歌,松竹梅兰、山石溪流、沙漠古道、边关落日、夜月清、细雨微草、芭蕉残荷、梧桐细雨、飞蓬浮萍、鸿雁闲鹤、长亭短亭等等,常常是诗藉以抒情的对象,这些景物也就不再是纯粹的自然之物了,而是承载传递了们极为丰富复杂的思想情感。

  例1:“野火烧不尽,春吹又生”(白居易)【析】借“原上草”的顽强抗争,尽情抒发对自然规律不可抗拒。

  例2:“今宵酒醒何处?柳岸,残月。”(柳永)【析】场景描写之,寄寓着诗的无限离愁别恨。

  例3:“塞下秋来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范仲淹《渔家傲·秋思》)

  【析】当时范仲淹被派经略延安,镇守边陲,防御西夏。这首词是他切身的体会。时间是秋天,地点是塞下,具体的地方是孤城。物是将军和征夫。他们离家万里,在塞外看到雁南飞,听到悲哀的笳声和羌管,自然想家,但功未成,不能回去。饮浊酒,愁不能寐。词所写的悲凉凄怆的景象,充分配合当时的的心情,情景交融,使读者体会到这些在边疆卫戍的的情怀。

  例4: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箫鼓,绿影里秋千。

  暖十里丽天,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馀情付、湖水湖烟。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宋俞国宝《入松·题酒肆》)

  【简析】据密《武林旧事》卷三,这首词是太学生俞国宝题写在西湖一家酒肆屏上的。已太上皇的宋高宗一次偶然的机会看见了这首词,“称赏久之”,认为“甚好”,还将其“明日再携残酒”句改为“明日重扶残醉”,俞国宝也因而得到即日解褐授官的优待。赵构固是庸君,但这一句却改得着实好,一春有钱买花沽酒、跨下玉花骄骢,这手面、这身份能是提残酒而归的寒涩么?再说,目接红杏、耳闻箫鼓、闲眺绿秋千,这西湖春光,还不叫杯杯皆空、一醉方休,如何还残得下酒来?还有,十里长堤,暖日晴,游女如织,云鬓花颜,固能令太学生目眙神摇,但当真要在众目下去陌上拾取她们遗下的花钿,还非得带三分残醉佯狂之态不成呢。

  词篇由描写词的自我形象开头。这里虽然没有直接描摹西湖的美景,可是“一春”“长费”“日日”“醉”等词语却传达了者对西湖的无比留恋:“玉骢”两句写马,然而马的“惯识”是由于的常来,马的“骄嘶”是由于的惬意,所以三、四句是借马写,再因写湖,最后达到了与境、情与景的高度融合。总之,开头四句是用者浓烈的情绪感染读者,使对西湖产生“未睹心先醉”式的向往,因此下文描写的游湖盛况,也就预先被蒙上了一层美的面纱。再说,词、玉骢、酒楼都是西湖游乐图的组成部分,因之这四句所表现的词情致有以见大的用,并使词篇“起处自然馨逸”(明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评)。

  “红杏”以下四句是游乐图的主体。这里仅仅二十余字,可是所含的信息量是极丰富的:有繁盛的红杏,浓密的绿柳,如云的丽;有抑扬的箫鼓,晃荡的秋千,漂亮的簪花;有氤氲的香气,和暖的春。——者抓住了西湖游春的热点,浓墨渲染,为读者提供了再造想象的最佳契机,词旺盛的游兴,也借此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画船”两句为暮归图,是游乐的尾声。在这里,者把“春”写成有形有质、可取可载的物事,不仅使词句贴切生动,也写出了西湖春天的特色:春在游舟。“馀情付湖水湖烟”,在热闹浓烈之后补充幽悄淡远,在载春归去的满足之后补充馀情,表现的是西湖的另一面目和者游兴高雅的一面。去湖空,论理词篇也该收尾了。不料者别出心裁,反以明日之事相期,收得别致而又耐寻味,也更加突出了今日之尽兴欢乐。陈廷焯说:“结二句馀绮丽,可谓‘回头一笑百媚生’。”(《白雨斋词话》)“重扶残醉”是说前一日醉得很深,隔日余醉尚不解。不过到底是酒醉呢,还是景醉呢,还是情醉呢,还是三者兼而有之,读者可以自己判断。这一句的原文“明日再携残酒”,是一个尚未解褐的太学生清寒潇洒、忘情山水的性格的反映,未必不工,只是没有高宗那种皇帝派头就是了。

  例5:“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唐韦庄《题陵图》)陵就是南京。六朝是吴、东晋、宋、齐、梁、陈(公元317—589年)。【析】这六个朝代都建都南京且时间短暂。六朝以奢侈豪华著名。到唐朝时,六朝已经过去,其豪华已衰败,因此唐朝诗到南京吊古,总是为六朝哀伤感慨。诗看到江雨霏霏,江草丛生,眼前一片荒凉衰败的景象,想到六代豪华已似梦幻一样过去,十分伤感。但是当他来到台城,看见春光明媚,柳絮飞舞,烟笼十里,他想到自然界的景色依旧这样美好,而事全非,往日的荣华—去不复返,另有一番哀伤。因此这首简短的诗,兼用情景陪衬与情景反衬这两种手法来写。这样二者并用,加强了诗的感染力和效果。

  (2)借景抒情的基本形式:

  在表现技巧上(又从表现技巧的角度来分析“表达技巧”的技巧),情与景的关系有五种形式,即一是触景生情,二是以景结情,三是缘情布景,四是寓情于景,五是景略情在。

  ①触景生情(景→情):触景生情是指诗看见眼前景象就引起了他心长期郁积的情感的一种抒情方式。“触景”就是看到一种景物,受到景物的冲击;“生情”就是产生一股感情。这“触景”是因,“生情”是果。连起来说,就是开始并没有什么想法要倾诉,没有什么感情要抒发,突然在一种外界景物的刺激下,产生许多联想,涌起一股感情,这便是触景生情。

  触景生情不是“景”加“情”,而是“景”生“情”。“景”应该是实景,“情”是在景物的刺激下产生的真情,两者的关系密切。打个比方,景像是一棵树,那“情”就是树上开的花。景是因,情是果。见景生情,通常前句写景,后句生情。

  古诗词有许多传统审美习惯就是触景生情的典范,如望月思乡、伤春悲秋、折柳送别、闻雁思归、见流水而思年华等。如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杜甫的《绝句》:“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今春看又过,何时是归年?”(翻译:漫江碧荡漾,显露出白翎的水鸟,掠翅江面.满山青翠欲滴,遍布的朵朵鲜花红艳无比,简直就象燃烧着一团旺火。今年的春天又过去了,哪天才是我回家的日子呢?)这两首诗都是诗从眼前的景物来触动他们情感闸门的,景物只是诱因,情感才是诗要表达的主体。

  再如籍看见刮秋,从自己身上冷,联想到自己在远方的家(“洛阳城里见秋,欲家书意万重。”);白居易从眼前的柳,联想到自己在江南栽的柳,引起对江南的怀念。都是从眼前景联想到其他并触动了某种情思,这样的情感显得真实、丰富、深刻。

  例1:“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杜甫的《登高》)【析】前四句写登高见闻,常年飘泊、老病孤愁的诗仰望茫无边际、萧萧而下的木叶,俯视奔流不息、滚滚而来的江水,触景生情,抒写了韶光易逝、壮志难酬的感怆。颈联诗目睹苍凉恢廓的秋景,不由想到自己沦落他乡、年老多病的处境,生出无限悲愁之绪;诗的羁旅愁与孤独感,就像落叶和江水一样,推排不尽,驱赶不绝,情与景交融相洽。在这里,客观景物引发了创主体一系列相关的感情,这诸种感情交织融会为一种复杂但合情合理的心境,最终与景物融为“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意境。

  例2:“千里黄云白日曛,北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不识君。”(高适的《别董大》)【析】诗的头两句写景,写天气的骤变:“千里黄云”,北狂舞,大雪纷纷,象征董大处境的恶劣。后两句是诗安慰董大的话,意思是说不要为前途发愁,天下认识您的多得很呢!安慰之语看似常,其实表达了诗与董大的深厚情谊。

  ②以景结情(情→景):

  以景结情,是诗文创结尾的一种技巧,也是借景抒情的方式之一,是指诗歌或文章在议论或抒情的过程,戛然而止,转为写景,以景代情,收束诗文,言尽而意不尽。

  白居易《舟读元九诗》:“把君诗卷灯前读,诗尽灯残天未明。眼痛灭灯犹暗坐,逆吹浪打船声。”诗因宰相武元衡被刺案而摊上了大事,最终蒙冤被贬江州,此诗写于被贬途。白居易和元九是很好的朋友,而元九也因蒙冤已于五个月前被贬通州。白居易夜里点灯在舟读好友的诗卷,直读到灯残眼痛,到了身体的极限,才灭灯,灭灯后仍然暗坐,实际上他的心始终在与朋友进交流,生发许多感慨:想念微之?想到“时运不齐,命途多舛”?想起坏当道,朝政日非?但他对这些什么都没有说,而只以一句“逆吹浪打船声”结。狂巨浪猛烈吹打着江心这一叶扁舟,心头眼底,象突然展现一幅大千世界色彩黯淡的画图。这浪,变成了“逆吹浪打船声”;这是一幅富有象征意义的画图,悲见愤,溶公义私情于一炉,感情复杂,容量极大。似是写景物,实际上浪打船的声音正是诗思想延续激荡的声音。诗并没有加上“我伤感地听着”之类的话,而是只把一个景物的断片放在诗尾,使我们不得不去补充这断片之外的许多东西,不得不去体味诗内心激荡的情思。

  元稹《闻乐天授江州司马》:“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惊坐起,暗吹雨入寒窗。”这首诗就是元稹在通州听到白居易被贬消息时写的。元稹贬谪他乡,又身患重病,心境本来就不佳。此时忽然听到挚友也蒙冤被贬,更是极度震惊,万般怨苦,满腹愁思一齐涌上心头。以这种悲凉的心境观景,一切景物也都变得阴沉昏暗了。于是,看到的“灯”是失去光焰的“残灯”;连灯的阴影,也变成了“幢幢”──昏暗的摇曳不定的样子。本无所谓明暗的,而今却成了“暗”;本来无所谓寒热的窗,而今也成了“寒窗”。“残灯无焰影幢幢”、“暗吹雨入寒窗”两句,既是景语,又是情语,是以哀景抒哀情,情与景融会一体、“妙合无垠”。按照常规,在“垂死病惊坐起”这句诗后,大概要猛烈抒情或议论,然而者却偏偏来了个写景的诗句:“暗吹雨入寒窗”。这样,“惊”的具体内涵就蕴含于景语之,深藏不露、含蓄不尽。者对白氏被贬一事究竟是惋惜,是愤懑,还是悲痛,全都没有说破,留给读者去领悟、想象和玩味了。

  白居易的《琵琶》有:“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这是在琵琶女精妙绝伦如仙乐般的演奏之后,诗及在场的其他都与音乐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可这强烈的共鸣并没有嘭地爆发,诗没有说自己内心多么激荡起伏,只写了“唯见江心秋月白”这句景语。这朦胧空灵的夜色如此宁静,但我们仿佛听到了诗的心弦在继续演奏着。这里的景物描写为诗情感提供了一个特殊的舞台,在“唯见江心秋月白”的舞台上,我们仿佛看到了这个“同是天涯沦落”的灵魂在凄冷月光下独舞着。

  散文创以景结情的佳,让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归有光在其传世名篇《项脊轩志》的结尾一段:“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枇杷本是无情物,但“亭亭如盖”四字与前文“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一句一旦发生联系,便让生发无限感慨:树长而亡,物是而非。者用看似静的语调写枇杷树的特殊来历与繁盛景象,但读者却能从想象出他内心汹涌澎湃的情感涛,这确实是“以景结情”方能起到的特殊效果。

  在诗词的收尾处以饱含深情的写景句子收束全诗。这类诗词的情先脱颖而出,尔后再以景衬情。此情是由景所触,只是为了突出激情,在表述上打破了常规顺序,先情后景,含蓄、委婉、蕴藉。

  ③缘情布景:

  乃是因情选景,以情染景,景由情出,情傍景生,情景交融,水乳难分。景物一旦着上了诗不同的感情色彩,也就意象化了,情出景,景寓情。

  例1:“江南好,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白居易《忆江南》)【析】写江南春色,首句“江南好”,以一个既浅显又圆活的“好”字,摄尽江南春色的种种佳处,其也尽寓者的赞颂之意与向往之情。次句点明江南景之“好”,并非得之传闻,而是者做杭州牧时的亲身体验与亲身感受。然后便缘情布景,以三、四两句对江南之“好”进形象化的演绎,江南水乡,春日融融、水绿如蓝、江花胜火。

  例2:“踏阁攀林恨不同,楚云沧海思无穷。数家砧杵秋山下,一郡荆榛寒雨。”(韦应物《登楼寄卿》)

  【赏析】这是一首怀念友之。韦应物与卿之间有着很深的情谊。读这首诗,我们眼前仿佛浮现出诗韦应物的形象,见到他正在拾级登楼,对景吟唱。从前当他和卿相聚时,经常一起游览:他们曾携手登楼(“踏阁”),纵目远眺;并肩上山(“攀林”),寻幽探胜。而如今呢,卿已经远去楚地,只有诗自己还滞留在海边的州郡。这会儿,当诗孤独地登楼送目时,一种强烈的怀念故之情不觉油然而生,脱口唱出了一、二两句:“踏阁攀林恨不同,楚云沧海思无穷。”

  这开头两句虽然开门见山,将离愁别恨和盘托出,而在用笔上,却又有委婉曲折之妙。一、二两句采用的都是节奏比较和缓的“二二三”的句式:“踏阁──攀林──恨不同,楚云──沧海──思无穷”。在这里,意义单位与音韵单位是完全一致的,每句七个字,一而三折,节奏上较之三、四句的“四三”句式,“数家砧杵──秋山下,一郡荆榛──寒雨”,显然有缓急的不同。句的自对,也使这两句的节奏变得徐缓。“踏阁”与“攀林”,“楚云”与“沧海”,分别在句形成自对。朗读或默诵时,在对偶成分之间自然要有略长的停顿,使整个七字句进一步显得从容不迫。所以,尽管诗的感情是强烈的,而在表现上却又不是一泻无余的,它流荡在舒徐的节律之,给以离恨绵绵、愁思茫茫的感觉。

  三、四句承一、二句而来,是“恨不同”与“思无穷”的形象展示。在前两句,诗用充满感情的声音歌唱;到这后两句,写法顿变,用似乎冷漠的笔调随意点染了一幅烟雨茫茫的图画。粗看,不免感到突兀费解;细细想来,又觉得唯有这样写,才能情真景切、恰到好处地表现出登楼怀友这一主题。

  第三句的“砧杵”,是捣制寒衣用的垫石和棒槌。这里指捣衣时砧杵相击发出的声音。秋里传来“数家”零零落落的砧杵声,表现了“断续寒砧断续”(李煜《捣练子》)的意境。“秋山下”,点明节令并交代“数家砧杵”的地点,“秋山”的景色也是萧索的。全句主要写听觉,同时也是诗见到的颇为冷清的秋景的一角。

  最后一句着重写极目远望所见的景象。“荆榛”,泛指高矮不等的杂树。“一郡”,形容荆榛莽莽苍苍,一望无涯,几乎塞满了全郡。而“寒雨”三字,又给“一郡荆榛”添了一道雨丝织成的垂帘,使整个画面越发显得迷离恍惚。这一句主要诉诸视觉,而在画外还同时响着不断滴落的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