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书籍 >

曾经的门口文

时间:2017-10-26   来源:互联网

  一缕又一缕,微寒的风,伴着凉意,从虚掩的门缝挤进来,粘湿衣衫,浸润了肌肤和心神,跃动的思维凝滞了。满书桌的纸儿,因获了文字墨香的充实,在微风 的催促下,如广袖轻舒的姝女,轻盈地曼舞起来。一位痴迷的少年,便沉浸在这梦幻般精彩的演艺之中——我,便坐在这个门口。
五楼不高,于是不曾有手摘星辰的如仙佳境。然固守堂堂一室的门户,一夫当关的干云豪情,却泱泱洒洒,其韵魅于窃思暇想中已醉人数度。也勿须为距湛蓝的 睛空明净窗棂的稍远而叹息,虽少些目视的光亮和明媚,却可免受窗外熙攘世尘的纷扰,除去令人耳噪牙碜心烦意乱的喧嚣;由此也能多得些气和神宁。于天籁地籁 人籁交融的祥和中,剖视自己或善慈或罪恶、或洁雅或卑俗、或孤寂或喧闹的灵魂,籍以自新那误陷错乱的生命思维的轨迹,如此“静以修吾身之道”,何患乐此不 疲?纵然不能目穷讲义板书的全貌,但只要心能会其意,思能通其流,单凭言传笔记岂能胜此大任?
如若寂聊时,便放飞悠悠的漫天思绪,任清风牵着它飘向很远很远的山巅云端……
天边,记忆的树梢,秋陽残淡,青烟袅袅。那道黛青的山坡脚下,一条崎岖蜿蜒的小溪,忸忸怩怩地流淌。溪旁有间低矮陈旧的厦屋,依偎门墩坐着一个小男 孩,胖乎乎的小手拖着粉嫩的脸腮。漆层斑驳的门锁着,微露出一条门缝儿,就象他痴望溪水中烁烁闪动的残陽眯起的眼缝。一脸稚气,醉人地望着溪中那金色圆盘 晃悠的映影出神——他在想什么呢?是玩累了,肚子饿了,想进屋去拿些吃的东西?还是等待下田耕种的父母,快点牵着那身旁有头撒欢幼犊的老牛归来?是想起前 些年苍苍白发的老奶奶搂着他倦偎在村口大青展盘上,摇晃佝偻的身子,哼吟着拍哄他入睡?还是幻想着那斑斓的昏黄夕陽,化成一群翩翩嬉戏的彩蝶,悄悄飞过 来,静静停落在他的肩头?
一帧多么可人的图画呵,一颗多么稚嫩又充满情趣的童心。那缕缕悠悠缈缈的思念,如同他昔日嬉水时,那轻着他的光滑温软的娓娓水草,随溪水轻盈起舞,顺水流向村口游去,隐向远方。渐渐地,一直逶迤到如梦初醒的眼前——我痴痴幻想的这个门口。
纸儿也许是舞累了,思念也漂泊疲惫了。一阵朗朗读书声乘暇飘忽而至,当下耳悦心爽。假如坐在窗口,能有这等悠哉的快事?门外的走廊很长很暗,隔着这条 笔直的河界,斜对着是一室,门也虚掩着。此时虽不能端视太陽的奕容,博得她的青睐;然而,透过门缝,却能窃视在地板上,廊壁窗玻璃反射的太陽绚丽跃动的倩 影,又怎能不顿然心荡神游?因它撩拨起的浪漫稚心,又怎能不随那霍动的节奏,而欢呼雀跃?你整个身心便如一静若处子的空山,沉浸在幽涧潺潺的深邃之中,在 一片清明之境与弯月对酌。
杜子美妙语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便坐在这样的门口。随它的或启或阖,却依然观览众生的出入:或三两成群,或孑然一身;或形容削瘦,或气度 轩昂;或少言寡语神情冷漠,或笑语盈盈海侃天谈……诸生音容笑貌,举手投足,喜怒哀乐,尽数珍收于眼底。于柔风的陪伴下,沉思生命的博深,处世的妙谛,生 的偶然,死的必然,鉴以璞琢自己的心形,获以灵性的净化和陶冶,此气度与“诗圣”若何?
间或穿过思维的天眼,赴邀去分子原子的微妙王国畅游,与友善聪慧的外星生命交流;用横溢纵跃的意念去描绘漠漠宇宙的幻景,茫茫人生的坎坷与追求;用一 颗驿动不息的稚心去探索,历史那渊源深邃的辙痕……我便生在这样的门口,生的起点,灭的终端。于烦忧苦寂新奇迷惑之佘,寻找自我生存的恬淡感觉;于沉默清 静中孜思一切,聆听上苍昭示,生命传言;怡然欣赏纸舞,幻想人生……
坐在这样的门口,其隽永之味融融浸神!
诚愿坐守这样的门口,直至生命的边缘!

秦鲁子于9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