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书籍 >

趣说鲁迅爱蛇

时间:2018-05-07   来源:互联网

邱向峰
  
  鲁迅生肖为蛇,也喜欢蛇,更与蛇结下了不解之缘。
  
  鲁迅从就爱蛇。他时迷恋《山海经》,书描绘了形形色色的蛇达二十多种,有大蛇、长蛇、巨蛇、白蛇、玄蛇、黑蛇等。这么多神奇的蛇,再配以大量插图,自是让他如痴如醉。散文《阿长与〈山海经〉》,鲁迅特意提到长妈妈为他买来《山海经》时的那份惊喜。两次提及“九头的蛇”,这都是童年烙印,经年不忘。《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鲁迅用了很大篇幅记蛇,详细转述时候长妈妈所讲的“美女蛇”故事。当时鲁迅听后颇觉做之险,不过字里间分明包含对故事老和尚无事生非、多管闲事的怨怼。
  
  鲁迅从就有的这种“恋蛇情结”,影响到他一生的生活和创。众所知,《社戏》是鲁迅说自传性很强的篇什。看戏时,主公迅哥对其他戏都不感兴趣,“最愿意看的是一个蒙了白布,两手在头上捧一支棒似的蛇头的蛇精”,又提到蛇,也是童年记忆的沉淀。
  
  鲁迅不仅喜欢蛇,别称他为蛇也愿意接受。1923年8月,在北京生活的鲁迅离开八道湾借住进砖塔胡同六十一号。同院的俞家两姊妹,一个生肖为猪,一个生肖为牛,鲁迅分别叫她们“野猪”、“野牛”。而孩子们“以其之道还治其之身”,回敬他为“野蛇”,鲁迅欣然“笑纳”。
  
  不少知道,鲁迅喜欢的动物有猫头鹰。其实他喜欢蛇超过了猫头鹰,只不过表达得更隐晦和含蓄罢了。这在散文诗集《野草》有所表露。《野草》里蒸腾诗自己灵魂和血肉的生命体验,是我们窥见鲁迅精神貌的最好窗口。《野草》有一首拟古打油诗《我的失恋》,诗“爱”的四样赠品皆是精美的爱情信物:百蝶巾、双燕图、表索、玫瑰花,而“我”的回赠却俗不可耐:猫头鹰、冰糖葫芦、发汗药、赤练蛇。二者对比强烈,构成反讽。一般认为鲁迅是随意选择四种俗物,搞恶剧,但鲁迅曾亲口告诉他的老友兼学生孙伏园“他实在喜欢这四样东西”,可见鲁迅选择蛇并非一时兴起。
  
  《野草》另一名篇《墓碣文》也出现了蛇。这是墓碣前面的第二段文字:“……有一游魂,化为长蛇,口有毒牙。不以啮,自啮其身,终以殒颠。”这游魂其实是鲁迅的化身。日本著名鲁迅研究专家竹内好先生说:“这长蛇显然是被创出来的‘超’的遗骸,而且夸点儿说,便是鲁迅的自画像。”由此可见,鲁迅不仅喜欢蛇,而且还把蛇为自我形象的标记。
  
  鲁迅以蛇自比,为何常表达得如此含蓄隐晦呢?我觉得鲁迅是不屑于他理解,甘愿做一名孤独者。他爱蛇,愿意独享这份快乐,如同一位收藏家深爱自己的珍宝,轻易不公开示一样。表达之曲折隐晦,正表明鲁迅爱蛇之深。鲁迅爱蛇之深还有个原因:蛇在国心目形象一直不佳,而鲁迅为国由封建传统旧文化向现代新文化嬗变过程的历史间,自然对蛇是不祥之兆的迷信,充满反感,偏要反其意而用之。这也是与传统封建文化氛围格格不入的一种叛逆之音吧?(国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