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书籍 >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叙陈正甫会心集》

时间:2018-05-14   来源:互联网

  原文

  世所难得者唯趣。趣如山上之色,水之味,花之光,女之态,虽善说者不能一语,唯会心者知之。今之,慕趣之名,求趣之似,于是有辨说书画,涉猎古董,以为清;寄意玄虚,脱迹尘纷,以为远。又其下,则有如苏州之烧香煮茶者。此等皆趣之皮毛,何关神情!夫趣得之自然者深,得之学问者浅。当其为童子也,不知有趣,然无往而非趣也。面无端容,目无定睛;口喃喃而欲语,足跳跃而不定;生之至乐,真无逾于此时者。孟子所谓不失赤子,老子所谓能婴儿,盖指此也,趣之正等正觉最上乘也。山林之,无拘无缚,得自在度日,故虽不求趣而趣近之。愚不肖之近趣也,以无品也。品愈卑,故所求愈下。或为酒肉,或然声伎;率心而,无所忌惮,自以为绝望于世,故举世非笑之不顾也,此又一趣也。迨夫年渐长,官渐高,品渐大,有身如梏,有心如棘,毛孔骨节,俱为闻见知识所缚,入理愈深,然其去趣愈远矣。余友陈正甫,深于趣者也,故所述《会心集》若干,趣居其多。不然,虽介若伯夷,高若严光,不录也。噫!孰谓有品如君,官如君,年之壮如君,而能知趣如此者哉!

  译文

  世间所难获得的只有趣罢了。趣就好比是山上的颜色,水里头的滋味,花里头的光影,女里头的姿态,即使擅长言辞的也不能一句话说清楚,只有领会于心的知道它。现代仰慕著趣的名声,追求近似於趣的东西;於是有辨说著书法绘画,鉴赏著古董就自以为是「清」了;又有不务实际想些玄奥道理,离开红尘、不问世事就自以为是「远」。等而下之,又有像那韦苏州(应物)的刻意烧香煮茶的。这些都是趣的皮毛,和趣的神情没什麼关系。情趣,如果是从自然之性得到的就是深层的情趣,如果是从学问得到的往往就是肤浅的情趣。当一个还是孩子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有情趣这种东西存在,但是他的所所为都有真正的情趣。脸上没有故庄重的神色,眼睛不专注于某一物,嘴里喃喃地自言自语,双脚跳跃不定,生最快乐的时光,真没有超过此时的。孟子所说的“没有失去孩童淳朴天真的心思”,老子所说的“能够像出生的婴儿一样”,大概都是指这种情况,情趣在最无私心杂念,最大彻大悟的时候才是最上乘的情趣。山林里的,不受限制不受束缚,能够自由自在的过日子,所以虽然没有在追求趣,却已经接近趣了,那些愚味庸俗的他们接近趣,往往因为他们没有品味。可是品味愈差,他们所追求的就愈来愈下流,有的就纵酒吃肉,有的放情声伎,完全顺自己的意思去做事情,毫不忌讳、全不害怕,自己认为在世上不追求什么了,所以全世界嘲笑他他也不管,这又是一趣了。等到年纪渐大,官职渐高,品味就渐渐地大,身体像套着无形的枷锁,心灵如同扎着芒刺一般,全部身心,都被见闻知识所束缚,道理学得越深,然而离情趣越远。我的朋友陈正甫,是个深深获得趣的。所以他所写的《会心集》一些,趣占了大半。否则的话,即使有孤高的好像伯夷,清高的好像严光也不录取在里头。啊!有谁能说品味像陈君这样,官职像陈君这样,年纪壮盛像陈君这样,却能够懂得趣到这样的地步哪!

  赏析

  这是者为友陈所学所编《会心集》一书写的序,于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会心集》今已不存。陈所学,字正甫,湖北竟陵,时任徽州知府,是者的朋友。

  此篇文章的核心是论“趣”。在宋那里,“趣”本来是个艺术审美概念,通常用它来评说品,而者却用它来论说具有真美特质的事物,尤其是的自然真率的生命形态与精神境界。他所谓的“趣”,就是物的美或魅力。者认为,这种独特的魅力是建筑在“真”和“自然”的基础上的;有三种具备:第一是儿童。第二是山林之,第三是没有社会地位的所谓“”。不难看出,者的“趣”正是对李贽“童心”的发挥。不过,者把“趣”从文学创引申到生态度,把的格之美和性之真联系起来,这在我国关于的审美观念史上是一种新鲜的提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