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书籍 >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醉乡记》

时间:2018-05-16   来源:互联网

  原文

  昔众尝至一乡陬,颓然靡然,昏昏冥冥,天地为之易位,日月为之失明,目为之眩,心为之荒惑,体力之败乱。问之:“是何乡也?”曰:“酣适之方,甘旨之尝,以徜以徉,是为醉乡。”

  呜呼!是为醉乡也欤?古之不余欺也,吾尝闻夫刘伶、阮籍之徒矣。当是时,神州陆沉,原鼎沸,所天下之入,放纵恣肆,淋漓颠倒,相率入醉乡不巳。而以吾所见,其间未尝有可乐者。或以为可以解忧云耳。夫忧之可以解者,非真忧也,夫果有其忧焉,抑亦必不解也。况醉乡实不能解其忧也,然则入醉乡者,皆无有忧也。

  呜呼!自刘、阮以来,醉乡追天下;醉乡有,天下无矣。昏昏然,冥冥然,颓堕委靡,入而不知出焉。其不入而迷者,岂无其音欤?而荒惑败乱者,率指以为笑,则真醉乡之徒也已。

  译文

  从前我曾游至一地方,一到那里就浑身发软,歪歪倒倒,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天地因此变换了位置,日月因此失去了光明,眼睛因此发花,心因此荒乱迷惑,身体因此衰败不堪。我向别打听说:“这是什么地方?”回答说:“畅快舒适的地方,可以尝到美味的地方,可以徘徊闲散的地方,这里便是醉乡。”

  啊!这里便是醉乡了吗?古果然没有欺骗我。我曾听说刘伶、阮籍这一类的迷恋醉乡的事。在那个时代,国土沦丧,原纷乱,天下的,放纵自己痛饮之后便颠颠倒倒,一个接一个不断的进入醉乡了。据我所见,那里不曾有可使快乐的地方,有的认为那里可使消除忧愁。如果是可以消除的,就不是真的忧愁;如果是真有了忧愁的,或许也不必去消除它。何况醉乡实在不能使消除忧愁,那么,进入醉乡的,都是没有忧愁的。

  啊!自从刘伶、阮籍以来,醉乡遍及天下;醉乡有了,天下就没了。这样的境况昏昏沉沉,迷迷糊糊,颓废消沉,萎靡不振,进去了就不知道出来了。虽然不曾进去而被迷惑了想进去的,难道没有那样的吗?而昏聩无能,丧德败乱的,常被指着他们取笑的,就真不愧是醉乡的酒徒了啊!

  鉴赏

  这是一篇愤世的文章。者借刘伶、阮籍所处的魏晋之际的史事,指出造成“醉乡”的根本社会原因,在于统治集团昏暴,以致“神州陆沉,原鼎沸”。这里,者虽一语不及时事,但对现实的抨击,却隐然可见。末段者指出,虽然“醉乡遍天下”,但“不入而迷者”还是有的。这是指的忧时愤世的志节之士,也是者自指。

  者所处的时代,文网甚严,文动辄以文字得祸,故戴名世的愤世之,多取寓言形式和指桑骂槐的杂文手法。此文就有这个特点。但由于者愤世之情极为强烈,文指判的锋芒,仍然不能尽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