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爱情宝典之清竹奇恋

时间:2017-10-26   来源:互联网

背景:他们高一就认识了,而且彼此已经深恋着对方。他们曾在一起欢笑,一起研讨数学题,还合作过一首清丽的竹子诗。可最终还是因为怯弱和太多的顾虑而退缩。那时候年纪还小,他们不得不考虑家长的感受,校方的反对,还有那不雅观的“早恋”帽子,甚至是同学的嘲讽。仅仅一句话的坦白却深深的埋在了心怀。

哪怕临别时也仅仅是这样:高三快要结束了有一天,他低着头蹭到她的面前,停下了。她涨红了脸忙低着头。他忽然像下定了决心似的抬头,嘴唇猛地一阵动,脸颊马上就灼烧起来,于是迅速低下头转身跑掉了。而当女孩抬头时看到的却只有背影。

他们就此分别了,一别就是三年。他叫李浩清,她叫彦清竹。

正文:“已经三年了,清竹,你在哪里?我好后悔啊,为什么我当时没有......清竹,回答我啊,你在哪里?我还能再见到你吗?”一个叫浩清的男孩正握着几片竹叶对着那片青翠的竹林喃喃自语。同时两行清泪顺着他那白净的面颊上滑下滴落在那几片竹叶上。

忽然,一个人影掠过,那么熟悉。“谁?”他好奇地转过头。“清竹?”他失声叫道。“真是奇了,她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这样想着。一时间又是欢喜又是惊讶。缓步上前,似乎怕是做梦。盯着对面来人的眼神一刻也不敢走开,好像是怕“她”溜掉。尽管“她”笑得很不自然,他还是认定她真的是清竹。顿时,三年来的思念和期盼全都翻涌上来。忍不住一个猛进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环住。可正当浩青要一诉衷肠时,“她”“忽!”地推开他邪邪地大笑起来:“浩清,你个花痴啊!哈哈...。”浩清一愣,眼仔细看,竟然是同宿舍的兄弟。噔时羞紫了脸尴尬得只想找个地缝一头扎进去。那位室友见状越发乐了:“哟,还真的啊,急个什么?美女满地跑,哥们儿我帮你找。这‘同性恋’嘛!可不好。哈哈哈......。”“你这......哎!”浩清自觉说不清楚转身疾步走开了。

甩开室友,他独自来到未名湖畔的一个凉亭里,把竹叶夹在书里靠着椅背任湖风细细的吹拂。恍惚中来到一片竹林,那里烟气蒸腾。有张笑脸在林中若隐若现,那么熟悉。他追上去却不见,一转头又在不远处,好像很近却怎么也追不上。

另一座城市,一个女孩那这一片竹叶独自站在走廊里,眺望着远方的田野。那一片片深绿像极了一波波痛伤的浪。无疑,那双眼睛里充满了忧愁。“嘎嘎”几只鸟鹊从头顶掠过,远去。直到消失成一个黑点,她都仍是呆呆的。多么希望它们就是传说中能传递消息的青鸟啊!这时,不知从那里飘来几朵白云,打开了她的思绪。

隐约中似乎看到有个人正乘坐在那朵白云上,她不禁疑惑:“是仙人?”近了,它居然飞向了自己,在自己面前的空中停下。

“清竹,我是竹叶的化身,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竹仙人对清竹说。清竹没有反抗,反而顺从地上了她的云朵。依偎着那个女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任云朵在空中自由飞翔。

飞到一座城市,一只画眉叼着一块牌子迎来,上面写着某省某市。清竹随便看了一眼,并不在乎。接着又有一只青鸟噙着一缕布条飞来,上写:某某某大学。清竹看了仍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随意问了一句:“你要带我去哪里?”“你不是想见他吗?我带你去见他!”那竹仙人轻描淡写地回答。清竹心头这才猛地一紧。顿时语塞,心里着急却不知该怎么办。其实她只是害怕这三年的离别会改变什么,害怕被戳穿之后的无情拒绝。

可竹仙人不待她多想就欲推她下去。她忙中急说:“我不想见了,你带我走好吗?”仙人听了正色道:“这可是真话?你不要后悔!”她犹豫了,半晌无语。仙人见她迟疑毫不客气地把她推了下去,落在了男生宿舍楼前。“天哪!男生宿舍楼?”她惊讶了。她还没做好准备呢,一转身就想跑去,却不料和一个迎面而来的男生装了个满怀。拿个男生就是浩清。

原来浩清在竹林里追寻了一会儿忽然想要回宿舍,结果就...........

清竹不好意思抬头看别人,只是连声说“对不起”就跑开了。谁料那男生不仅没有离去反而追上来紧张地轻声问:“请问你是清竹吗?”清竹一脸惊愕地抬头看着男孩,男孩脸上明显写着几分胆怯和惊讶。是他!那秋水般的双眸是她刻骨铭心的记忆。没错!她记得。可她不敢承认啊,怕男孩知道她是刻意来找他的。这也难怪,毕竟他们的感情从未得到确认,何况还有这三年的离别,也许,也许他早有了女朋友呢。清竹这样想着矢口否认了:“是...哦!不,不是...你认错人了。” 说完急忙跑开了。

浩清见她否认刚开始也以为是自己眼花,弄错了,一阵羞愧。但转念一想怎么可能不是她?那个形容是那么地像。他不甘心,同时也怕再次错过,于是急忙又追了上去。

“清竹,你是清竹对吗?”一个带着恳求和企盼的声音卷了过来。她知道是他,不知怎么竟然不再逃避了。只是有滚烫的液体涌进眼眶。浩清见状知道真的是她,可还是不敢确定地又问了一句:“你是清竹对吗?”语音刚落,只见豆大的泪珠从清竹脸上滚下打在衣服和胳膊上。浩清捧起清竹的脸仔细打量着,那双眼此刻也一片通红,浩清扬起手为清竹擦去眼角挂着的泪珠。忽然双臂一展,一把把清竹揽在怀里。就这样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好一会儿浩清才说:“对不起!我太懦弱了,顾虑太多,才让我们受了这三年多的煎熬。清竹,原谅我好吗?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了,再也不要......。”清竹连声应着只觉有千言万语却只是噎在喉头。三年当中,有多少思念和期盼都化作了失望和悲痛?只是她说不出来,只有这样依偎着才是最好的证明。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