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深几许 --你爱谁我就灭谁 (9/9)

时间:2017-11-03   来源:互联网

 畅潇潇~!你这算什么~!自残吗~!你以为你用这样的方式就能证明什么!~能证明什么啊!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吗!~除了我谁都不能教训你吗~!连你自己都不行~!~她狠狠的摇着我的肩膀,手上的血顺着中指一滴滴的流到地上,我呆滞的望着那些红色*的液体,突然觉得一阵快感,嗜血的快感。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自残的倾向。为什么一看到鲜红色*的液体从体内流出就有那种病态的快感。
  你不是要我证明,我爱你吗……我喃喃的说。
  她忽然一把把我搂到怀里,一句话也没说。她紧紧的抱着我,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过了很久,我觉得脖子一片冰凉,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湿湿的。
  我叹了一口气,你还说我爱哭,你其实才爱哭……
  她忽然蹲下身,用手捂着脸,我以后不逼你了……不逼你了……这样下去……我成了什么人了……我成了什么人了……她一直说这几句话。
  我心里一阵搐,也蹲下身,把手从她脸上挪开,然后伸出手替她把眼泪抹干,然后柔声说,安佳,你看着我……
  她哽咽了一声,然后看着我的眼睛,她的眼眶里又堆满了眼泪,我无奈的又替她把流下来的泪水擦干,安佳……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用中情局的测谎议,当着你的面测试一下,我爱你,我真的没有说谎。
  我知道,我信了。我信了……我信了……她泣着说。
  把她抱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坐在地上,看着她脸上泪痕,我手上的血迹,我无奈的拍了拍她的头,我们这样象什么啊……搞成这样……
  她窝在我怀里,半天没抬头,好了好大一会,从嘴里冒出一句话:又哭,又叫,又流血……怎么这么色*情……
  轻轻着她的后背的手,就那么停在半空中,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跟她手拉手走在车如流水马如龙的街上,记得去年的今天,这个时候,走在路上,到处可以听到那首《十年》和《痴心绝对》,那个季节,在T城的每个角落里颠沛流离的歌,无奈又悲伤的旋律,那些情怀,在一年后的今天恍然觉得一切已不如从前。
  我想一辈子我都会记得她的脸,她叫安佳,她在我身边,她爱我胜过我自己,她为我哭,为我笑,为我痴狂,尽管我只是个平凡的女子,尽管在她之前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子,我性*格倔强,不似她那样的妖娆美艳,可是她爱我。因为她说世界上只有一个潇潇。我只想每天记得她的脸,她的脸沉没在黑暗中,她的笑容,头发的颜色*,她的额头,她眼角的闪亮的钻,眼睛和嘴唇的形状,她的下巴,她的锁骨,手指,她的所有的轮廓和气息。我想把她一点点的记忆到自己的肉体里,直到死的那一天。
  和她在SPRING买衣服的时候,妈妈忽然打来电话,说让我去见一个她朋友的儿子,我在电话这头笑了笑,然后安佳也笑。
  变相的相亲吗,这不是……她笑着说,要不要我掩护你?
  不用,你在背后观察敌情就行了。我奸诈的对她笑了笑。
  
  坐在华丽的餐厅,我含笑着看着坐在我对面的男子,他一脸严肃,但我还是清楚的看到他看到我从门口进来的那一瞬间,他眼睛明显的一亮。
  你喝什么。他绅士的问着。
  咖啡。我说,然后偷偷的用余光瞄了瞄坐在我不远处假装看报纸的安佳。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笑着问她,很淑女的样子。
  他脸微微一红,我觉得你就挺好的。很文静……恩……很柔和的样子。
  你确定?
  恩。他微微一笑。
  我呼了一口气,而后:靠!~你真的这么确定吗!~怎么不早说啊~!操~!你真喜欢淑女啊!~妈的,昨天我在街上见了一女的,妈的身材真他奶奶滴好啊~!并且那么温柔!~靠!~看的我都嫉妒了~!虽然,妈的我也是女的!~操!~老天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啊!~对了,有没有烟啊~!操,我都戒了三个小时了,我他妈的还是忍不住了~!
  …… ……
  安佳,别装了,他已经走了。我笑着冲她招招手,很淑女的跟个大家闺秀。她对我翻了个白眼,然后狠狠的拍了拍我的头,你也太狠了吧……你妈妈肯定要气死了……
  我妈知道我很乖。她才不相信外人说的话。我拉过她的手,在手掌里摩挲着。并且她那个人从来不喜欢别人说她女儿不好。谁说她孩子不好她就跟谁急。
  慢慢这样吧,我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的。记得前段时间给爸爸打电话他在电话那边一直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沉默了半天,然后一字一顿的说,爸,我不想结婚。真的不想。
  他半天没有说话,跟我一样沉默,然后愤恨的说:行,咱不怕~!不结婚也成!~也就是,男人没一个靠的住的~!大不了爸爸养你一辈子~!
  我握着电话,昏迷了半天。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很少为和安佳的未来担忧,也许觉得很遥远,也许是因为觉得并没有那么充满荆棘。因为她的身世,因为她没有父母,她和我在一起可以无牵无挂。而我,我必须考虑到我的父母,否则我无法原谅自己,可是我想和安佳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就这样,在一起,可以手拉着手的逛街,可以肆无忌惮的亲吻。我只想这样,我没有想过结婚,她也没有想过,那只是形式上的东西。只要相爱就够了。
  我躲在那一段时间,想念着与安佳在一起的那一段时间的掌纹,就象躲在某个地点,想念着她的过去,现在,站在来与去的路上,让我牵挂着的人。一个女子,脾气暴躁,美艳妖娆的女人。
  我说,安佳,为什么你一直那么充满热情,爱一个人可以那么狂野的无所不惧。安佳说,人的一生一世那么那么短暂,发现所爱得就应当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象大海,当你畅流时,你就要纵情的游向你的所爱,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时候会到来卷子一切希望希望与梦想。
  我把她的话写在小本子,当至理名言,因为我身上缺少她那样的狂野和勇气。尽管我们在相爱着.
  
  肆意地消磨时间,有一种偷来的幸福感。于是不动声色*的快乐,安静从容的听凭时间悄然而过。很久没有过。很久。我始终相信太过沉迷于一种生活,会难以自拔。人不该贪恋温柔,某一刻我们拥有温柔,但不拥有时,我们有整个世界。这样才行。不该失了自己。无论遇上怎样的人或事,应当始终清醒、快乐。
  我有时是一个过分漫不经心的人,总是随欲的放逐了情绪,不去收拾,任性*的以为所有的情感都可自生自灭,一切有其定术,不该横加左右。而这世间,我想真的是有情绪以外、生死以内的事情,无法掌控。比如,我所以为的爱情.它像辛辣的风,凛冽的吹过,肆无忌惮的横扫寂寞。仓促接过,才发现自以为坚硬的心,有些情感竟无力承担。这便是无能为力。又象柔软的水,轻暖的抚摩,润物无声般洗刷着快乐。时常感动,这感动来得太突然,有些不适应。但安佳她在照顾我,我该感谢.
  渐渐习惯,习惯有她在或她不在身边的时刻。任性*没有收敛,只是心,更知冷暖。她所定义的我的敏感。我想,是的。我的确如她所言. 曾经,以为会一直孤单。除了偶尔的寂寞外,我享受自由,满足而快乐。遇到她以后很久都不愿舍弃一个人的自由。她是容忍的。这让我发觉她的宽容。
  每一场爱情都是残忍的,它使心越发的单薄,容易患得患失,太容易计较后果。如歌中所唱:“人说恋爱就像放风筝,太过计较就会有悔恨。”
  我想,爱情,其实只是瞬间的事,在彼此的让步中不断磨砺,出落成相安无事的彼此面对。岁月的尽头,已不再是电光火石,温柔无限。平淡生活、相濡以沫。没有所谓的恒久,怦然心动的那一刻只在那一刻。之后不再有。
  我也始终相信,在心上留下的伤口,终有一日,可以书写于云淡风轻。在时间的温柔手掌中,所有的细节,疼痛或喜悦,都似水波在指缝间流泻,仓促如风拂动的感觉。一切已一如往常,只是风已吹过。枝头叶不记湖中水的涟漪,唯我清楚知晓心的怦然。
  心有翅膀,不容易落脚。这一次的停泊,多久?我有没有勇气拿一生的时间与你消磨? 可是,安佳,我想我们在一起.就象很久之前,我们一起坐在地板上,听的那首歌一样<我要我们在一起>.仅此而已.

上一篇: 谁给我想你的理由

下一篇: 不能言说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