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一个没有开始的故事

时间:2017-11-04   来源:互联网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听到这首老歌的时候,不自觉地想起和她相识的点点滴滴,浮现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曾经以为已经淡忘,可是经历过,又怎能忘记?
认识小芳是在表哥的酒店里。她是经院国际贸易专业的学生,因家里经济条件一般,利用假期到酒店打工,过年也不回去。见到她有一种心被抓住的感觉,长长的黑发,俊秀的脸庞,眨巴的眼睛透着俏皮和机灵,就象邻家的小阿妹,亲切而又熟悉。看着她躲躲闪闪的眼神,我透出一丝诡秘的微笑,一米八的个头,一付好嗓子,就凭爹娘给的条件,拿下她应该问题不大。
主动的接近,尽情刻意的展现,目的很明确。晚上约她出去唱歌,我给她唱了很多,叫她唱,总是不肯,只是托着腮静静地听。有一首歌叫“让我欢喜让我忧”,我觉得是我唱得最好的一次,也许是这首歌,似乎暗暗地昭示我和她注定无缘。
在酒店住的时候,每次睡前她都为我打理,洗漱的杯子里放满了水,牙刷上挤好牙膏,铺好床后,将被子掀起一个角,以方便我钻到被窝里,这种贴心的细致,只有小时候在妈妈身边才能享受得到,是一种久违了的待遇。
假期很快就结束了,归校前去看她,不知所措的闲聊,竟然不知说些什么好,就记得走前说了一句:“记得给我写信啊”。
接下来的书来信往,聊着彼此的学校和生活,虽然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一种距离,却给枯燥的学生生活带来了一丝激*情。翻来覆去地看那不知看过多少次的信,仔细地琢磨每一句话的含义,想着她的身影,竟然会不知不觉地笑。是爱吗?爱上她了吗?该来的总会来的,我总是对自己这么说。
就在我准备去经营这份感情的时候,却事与愿违。有个朋友从外地回老家,时间不长,和我和表哥关系都很铁,一定要我回去聚聚。正好是双休日,也就没推托。老友相聚,又都是从外地赶回来,酒自然是不能少喝,海侃神聊,几瓶下去已是头大舌直眼朦胧了。表哥来的时候我很意外,没想到她会来。双休她也去酒店帮忙,听到我回来了,一定要来看我。一瞬间我体会到了一种被重视的荣耀,一种兴奋,一种满足。酒得从头喝!没关系,今晚就是要喝醉。是怎样和朋友躺到床上去的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一早醒来看到她和表哥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那种蒙辱的感觉,像是爬到了最高的地方又掉了下来的那种痛。
你怎么睡在这里,你怎么能睡在这里呢!
和朋友招呼也没打,跌跌撞撞出了门,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学校,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去吃饭,什么都没有了也没关系,至少还有酒喝。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透过窗户浸过来的芳草味,引诱着我起床,推开窗户,满校园的绿色*扑面而来,我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也是这一天,她来信了,我没拆就把它变成了窗外纷飞的纸屑,曾经盼望的字迹连看的冲动都没有了,她不属于我,因为一开始就不属于我,我有我自己的日子。
又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真正成了表哥的女朋友。表哥在这方面很有经验,感情丰富,策略实用,又是她的老板,尤其在我的冷落下,她经不起他的攻势。
“那天伯父伯母以为我是你表哥的朋友,家里又没床了,所以就--!我那晚衣服都没脱。”
“是吗?”
“为什么给你写的信不回。”
“我没看。”
“上面写的什么你知道吗,你为什么不看啊!”
“不知道,撕了。”
简单的回答传达着无所谓,一如我的清高。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封信的内容,也许是解释,也许是表白,就算看了,会改变吗?要知道以前她在我眼里是多么的纯洁、美丽、善解人意,让我小心得都不敢去碰她,怕伤了她。小时候做错了事,我也会在父母面前编点理由,我不喜欢听解释。
表哥性*格爆,大男人主义严重,对她不好。也许是因为我的关系,他经常发脾气,打她。接到过她的电话,她哭着倾诉,就像我是她的亲人一样,嘤嘤的哭声轻轻拨着我的心弦,我对她说,如果你委曲,你就打电话给我吧。以后我只要一接到她的电话,我知道肯定是表哥又打她了。
故事若仅是如此也罢,可上苍却是如此刻薄。她因为和表哥的关系,被学校勒令退学。她继父知道这个消息,暴跳如雷,逼她和本地的一个男人结婚。听到她的遭遇,我感受到了无助而撕裂的心痛,她那么年轻,她应该得到这世界上最好的一切,为什么要让她尝尽这苍凉!她向我借钱,说到一个亲戚家去躲躲。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刚参加工作积蓄的三仟元,全部给她寄了去,没想过要叫她还,不知是为了心安,还是证明自己还有善良。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最后的一个电话,她说要走了,和我说一声。我们聊了很久,我说了一些安慰她的话,她知道在我这儿,她还有一丝希望,她一直在鼓励我说出她想听的那句话,可是没有,我没有,我知道自己心里一直在拒绝她,可我又不知道拒绝她什么,难道是我追求所谓的完美?是在意她没有为我守候的防线?是她和表哥的那一段感情?曾经我是多么渴望和她接近,把她抱在怀里,闻闻她的发香,如今这一切离我是如此的近,可是我却选择了放弃。
她走了,带着失望走了,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就这样,象准备不足的一场戏,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我没有表白过,没有承诺过什么,我只是拉过她的手,扶过她的肩膀,连情人最起码的亲昵都没有过,我一直以为我不欠她什么,可是这样,我就心安了吗?
小芳啊!为什么你要出现在我不知怎样去爱一个人的时候呢?你要的,我没有给你,但我一直会默默地祝福你,愿你已经找到了你要的幸福。

上一篇: 不能言说的痛

下一篇: 好一个清新的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