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神灭论》

时间:2018-05-14   来源:互联网

  【说明】

  《神灭论》的发表,大大地震惊了当时的统治阶级,统治阶级极为慌,于是出现了竟陵萧子良凭借宰相的权力,慌忙调集众僧名士,软硬兼施,轮番围攻范缜。但由于他们讲不出象样的道理,尽管多势众,也没有压倒坚持真理的范缜。佛门信徒太原名士琰,借儒家讲究孝道为武器,撰文立着,企图一下子封住范缜的口,他带着嘲讽的口吻说:“呜呼!范子,你怎么竟连自己的祖先在哪里都不知道!”但范缜当即反唇相讥说:“呜呼!子,你既然知道自己的祖先的神灵在哪里,为什么不杀身去追随它们呢?”琰哑口无言,败下阵来。萧子良又派名士融到范缜那儿,企图用官位加以利诱,融对范缜说:“神灭之说既然是异端邪说,而你却坚持己见,恐怕会有伤名教。以你出众的才华和美德,何愁官至书郎。而你为什么要违背众的信仰,自讨身败名裂呢?”范缜听后哈哈大笑,回答说:“倘若我范缜肯于出卖格,背叛信仰去捞取官位,恐怕早就当上尚书令、尚书仆射一类的高官,你那个书郎又岂在话下!”

  后来,梁武帝笃信佛教,《敕答臣下神灭论》,命令他放弃观点。后来他组织了70多篇文章来攻击《神灭论》,范缜以大无畏的唯物主义精神,一一予以批驳,表现了一个无神论者的伟大精神。但是,他却因此得罪了权贵,从此再也未获朝廷重用,在一个不大不的闲职任上终老。

  【原文】

  或问予云:“神灭,何以知其灭也?”答曰:“神即形也,形即神也。是以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也。”

  问曰:“形者无知之称,神者有知之名,知与无知,即事有异,神之与形,理不容一,形神相即,非所闻也。”答曰:“形者神之质,神者形之用,是则形称其质,神言其用,形之与神,不得相异也。”

  问曰:“神故非质,形故非用,不得为异,其义安在?”答曰:“名殊而体一也。”

  问曰:“名既已殊,体何得一?”答曰:“神之于质,犹利之于刃,形之于用,犹刃之于利,利之名非刃也,刃之名非利也。然而舍利无刃,舍刃无利,未闻刃没而利存,岂容形亡而神在。”

  问曰:“刃之与利,或如来说,形之与神,其义不然。何以言之?木之质无知也,之质有知也,既有如木之质,而有异木之知,岂非木有其一,有其二邪?”答曰:“异哉言乎!若有如木之质以为形,又有异木之知以为神,则可如来论也。今之质,质有知也,木之质,质无知也,之质非木质也,木之质非质也,安在有如木之质而复有异木之知哉!”

  问曰:“之质所以异木质者,以其有知耳。而无知,与木何异?”答曰:“无无知之质犹木无有知之形。”

  问曰:“死者之形骸,岂非无知之质邪?”答曰:“是无知之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