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文言文鉴赏阅读 每日一篇:《谢南冈小传》

时间:2018-05-15   来源:互联网

  者简介:

  恽敬(1757—1817),字子居,号简堂,武进(今江苏常州市)。1783年(乾隆四十八年)举,以教习官京师,历富阳、新喻、瑞等县令,以廉声卓异,擢南昌府同知,改署吴城同知。为负气,崇尚名节,被忌恨他的诬告弹劾,以失察为由去官。恽敬致力于古文,其文章得力于韩非、李斯,与苏洵接近,格较为自然奔放。与惠言等创立“阳湖派”。著有《大云山房文稿》。

  题解:

  谢南冈是江西瑞县的一位穷秀才,但由于性格狷介,诗又不为所识,以致目盲,困顿而死。者其时正任瑞县知县,在谢南冈死后才发现了他的诗才,非常感叹,就引发了这篇传。传一般内容简洁,但谢南冈更无功业可记,者又不认识他,故内容就更简洁了,把重点放在论上。论是者对自己居官失职的自责,态度恳切,出自内心,非泛泛之论可比,文字也写得很深沉。又能寥寥几笔,把谢南冈的个性与处境勾画得很清楚,体现了者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

  原文:

  谢南冈名枝崙,瑞县学生。贫甚,不能治生,又喜与忤。亦避去,常非笑之。性独善诗,所居老屋数间,土垣皆颓倚,时闭门,过者闻苦吟声而已。会督学使者按部,斥其诗,置四等,非笑者益大哗。南冈遂盲盲三十余年而卒,年八十三。

  论曰:敬于嘉庆十一年自南昌回县。十二月甲戌,大寒。越一日乙亥,早起自扫除,蠹书一册堕于架,取视之,则南冈诗也。有郎官为之序,序言秽腐。已掷去,既念诗未知如何,复取视之,高邃古涩,包孕深远。询其居,则近在城南,而南冈已于日死矣。南冈遇之穷不待言,顾以余之好事为卑官于南冈所籍已二年,南冈不能自通以死,必死后而始知之,何以责居庙堂、拥麾节者不知天下士耶?古之居下则自修而不求有闻,居上则切切然恐士之失所,有以也夫?

  译文:

  谢南冈名枝崙,是瑞县县学的生员。家里很穷,不能维持生计,又喜欢和顶撞。们也远远地避开去,常常讥讽嘲笑他。生性唯独擅长诗歌,所住的地方只有几间旧屋子,用土垒起的矮墙都坍倒了,门儿经常关着,经过的只听到他苦心吟诗的声音而已。正逢上朝廷派出的提督学政巡察下属,对他的诗大加贬斥,列在第四等,那些讥讽嘲笑的更是一片喧哗。南冈因而默默无闻地沉沦三十多年而死去,得年八十三岁。

  评论说:我在嘉庆十一年从南昌回到瑞县。十二月初一,刮大,天气寒冷。过了一天是初二日,我很早起床,自己打扫住处,有一本满是虫蛀的书从架上掉下,拾起一看,原来是南冈的诗。有郎一类的官员为它了序,序言尽是些陈词滥调。我已经把书丢开在一旁,后来又想到不知诗究竟做得怎样,便又重新拿来翻看,格调高旷,格古拙、冷涩,包含着深长的意境。连忙打听他的住址,原来离此不远就在城南,而不料南冈已在初一那天去世了。南冈境遇的不顺利是不用说的了。然而象我这样一个不嫌多事出来当个官的,在南冈户籍所在地任职已经两年了,南冈不能自我介绍与我相识而后死,一定要到死了以后我才知道他,这又怎么能够责备那些在朝官居要职、或在一方执掌大权的,不识天下的材呢?古时候的处于下层时,就自我修养,不求被所知;处于上层地位时,就忧心不已,唯恐士子不得其所:这是有缘故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