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词语里的密码-细读《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

时间:2018-05-16   来源:互联网

  陈治勇

  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①叫百草园。

  ①这两字给“百草园”增加了神秘感,去之,文意浅了不少,这“相传”还与后文长妈妈的故事相融。

  现在是早已②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③,连那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③隔了七八年,

  ②“早已”二字留恋之情不言自明,与后文离别百草园时的句段相呼应。

  ③此句若改成“现在是(早已)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连那)与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隔了七八年”则逊色无数。改动之后句子讲的是一个事实,少了内在的依恋怀念之情。隐隐约约间,鲁迅将饱满的情感贮存在了这些虚词之,可见其笔力之妙。

  其似乎确凿④只有一些野草;

  ④“似乎确凿”这是一对鲁迅版的矛盾组合,鲁迅生只用过两次,还有一次是《孔乙己》一文,“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其实这样的表达方式我们在口语里经常不经意的使用,如两交谈到某种情况时,一方会说:“好像真的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潜意识,鲁迅在此使用“似乎确凿”这一矛盾组合,其实流露出来的却是两种思想与情趣,一种是童年鲁迅的,一种是成年鲁迅的。在成年之后,内在的童真随着岁月的飘逝逐渐流失,回顾百草园的草木虫鱼,眼所见到的,心所感到的,就是实在的物体,没有了一点浪漫的情怀,缺少了一种追寻的童真。故而也就少了一点乐趣,故而也就成了“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一个的童年是一生的伴侣,刻在你的心头,任你如何摆脱也难以弃之。童年时梦的真,是真的梦。回望来时之路,一切都充满了灿烂的鲜花,即使磨难也变得如此的美好,童年的经历历经岁月的沉浮,一切都披上了一层轻纱,变得奇妙无比!当鲁迅回顾童年,回顾百草园的一切时,滚滚而来的是那些美好的依恋与思念,思念如酒,能不香吗?所以童年鲁迅又用“似乎”二字否定了成年鲁迅的“确凿”,这一矛盾的词语,我们能感受到的是成长的滋味,不同的生,不同的视觉,对同一事物的感知与体验是迥异的,所以,我们能珍惜的就是每一个“现在”,因为这个“现在”是独一无二的,失去了,就只能在梦追寻!

  ⑤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园

  ⑤这个“乐”是童年鲁迅的“乐”,品它,我们就能品出鲁迅的童年,也能触发我们自身可能迟钝的触觉。这个“乐”在描写百草园的字里间流露着;在长妈妈美女蛇的故事里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