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时空法分析毛词

时间:2018-05-17   来源:互联网

  在国古典诗词,家们运用充分的想象力,在写融入时间和空间,从而使意境和思想相融合,或伤感时间的流逝,青春的消逝,繁华的败落,或比对过往之事,暗喻眼前之心境。或以“流水”、“落花”等物来暗喻,或以古事与今事对比呐喊抒情。空间就更妙了,眼前之景,均是空间体现。空间开阔,暗喻辽阔壮美之江山,细微之物,暗含纤美柔弱之柔情。

  毛泽东的诗词,对空间和时间的把握,就极为高妙,赏析毛泽东的词,你会“感觉诗是在和月亮、太阳、山川对话,整个生命都被放大了,放大到巨大的空间之后,就会感到骄傲、悲壮。”(蒋勋)毛泽东的格相对独立,个体生命的独立是值得称道的,体现在词,就是一种精神的体现。

  我们不妨来分析《沁园春长沙》,用时空分析法来看看词的心灵密码。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这是上片,眼前之景占了大多数篇幅。这是一个大大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万类霜天竞自由”,这是一个自由的天地,它的组成,有辽阔无边的“湘江”,有重叠连绵的“万山”,有红艳似火的“枫林”,有碧绿剔透的“江水”,有类活动痕迹的“百舸”,有自然界的苍鹰搏击和自在游鱼。这一切,组成的空间不是荒凉凄美的,而是辽阔壮美的世界,一个能让万物自由发挥的生机勃勃的世界。

  我们为什么有这种感受?那就是者把眼前的空间放大,几个词就营造了这样宏大的气势,“自古逢秋悲寂寥”,不同于李清照的“黄花堆积”的凄惨景象,毛泽东为一名革命者,着眼点不一样,他的眼光很开阔。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毛泽东回长沙搞农民运动,开始实践自己的调查理论,他很有信心。但毕竟一,登高远眺,绝对有孤独寂寞的感情,开篇“寒秋”两字,实在是心境写照,局势不是顺境而是逆境。但毛泽东笔锋一转,一句“湘江北去”,就让读者感到空间的开阔,“北去”,向北蜿蜒而去,会让联想到苏轼词“大江东去”的感怀,但比苏词委婉许多,可以想见,者的情感是在变化的,由“独立”的孤独转向“万类霜天竞自由”的豪放,是借助空间的不断延伸完成的。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登高必看,看到什么,由心境决定。阮籍登高而哭,伤感世事而悲歌;李商隐古原游玩,哀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毛泽东看到的景物不算稀奇,我们可以看一看,哪几个词把空间放大了。“万山”,万座高山,连绵延伸,空间瞬间扩大;“红遍”,着眼于大处,不细写局部;“漫江碧透”,满江,整条江的空间由碧绿充满;“百舸争流”,不是“孤帆”的凄凉,而是百船的喧闹,一个“争”字,繁忙热闹顿现眼前;“鹰击长空,鱼翔浅底”,鹰的搏击高空,鱼的自主嬉游,好一个点面结合,博大空间,类活动其,动物生存其,万物均因“竞争”而生存,为下文铺垫本。

  毛泽东在这首词的上片用了两个“万”字,一个“百”字,目的自然是体现空间的宏大,展现出革命者的开阔胸襟。毛泽东在《沁园春雪》,就用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来展示严酷之美,用“千”“万”“把寒冷的感觉淡化,把精神振奋的感觉强化,创造出一种壮美的意境。”(孙绍振)

  而在《沁园春长沙》,者用开阔的空间意象,淡化了“寒秋”感受,使强烈感情抒发出来。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怅”字的理解,一直存在争议,其实,如果诗歌的感情从一而终,没有变化,就实在单薄苍白,诗面对如此“多娇”的江山大地,想到当时国的现实状况,很容易“怅惘”,空间的辽阔,对应“苍茫大地”,最妙的一句,“谁主沉浮?”直接给读者遐想,古往今来,英雄豪杰,谁在主宰历史的沉浮,此句一出,历史沧桑感油然而生,词由写空间转向写时间。

  毛泽东喜欢反古意象而用之,回忆过去,不是怅惘迷惑感伤,而是把过往青春时光的意气发和眼前的革命形势结合起来,这种回忆录,“致青春”的方式与众不同。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开篇是“独立寒秋”,这里是“百侣曾游”,由寂寞变得热闹,毛泽东用“百”字,写出了过往年轻同学的勃勃生机,“忆往昔”的主语既可以是同学们,也许是毛泽东本。“往昔峥嵘岁月”,所指的时间,应该指莘莘学子们对国历史沉浮的感慨,过往已逝,今夕方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恰同学少年,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毛泽东沉浸在回忆,在那段青春记忆里,华正茂、志同道合的同学们,为国的未来设计蓝图,没有时间流逝的伤感,只有唾弃“万户侯”而随时准备为革命献身的青春豪情。

  “华正茂”,年轻之生机;“书生意气”,知识分子的自主强国意识;“挥斥方遒”,谈国论兵的手舞足蹈;“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热情高涨的年轻知识分子形象。几个四字短语,使回忆的青春少年形象跃然纸上,一扫青春不再的伤感情绪。

  曾记否,到流击水,浪遏飞舟?

  毛泽东用典,祖逖北伐时的铿锵誓言,不正暗合眼下的情形吗?华民族的历史精神,将全词感情推向高潮,最后者用反问结,更有强调之意。

  1954年,毛泽东在北戴河写下《浪淘沙北戴河》,时空感受更强。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空间:辽阔的空间,你不觉得下雨就凄楚,因为“大雨”落下的空间是在“幽燕”,空阔无边,“白浪”冲向高空,比“乱石穿空”更大宏大,壮美无比,一“落”一“冲”,空间动荡。“汪洋”无边无际,不知际涯。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

  时间:毛泽东把视野投向千年往事,操北定袁氏家族,定北方,一统天下气势已定,在碣石留有《观沧海》,乱世留名,但时间流逝,英雄已逝,世间轮回,多少有悲壮气息。

  萧瑟秋今又是,换了间。

  秋依旧萧瑟,间几代轮回,花开花落,物是非。毛泽东最后用神来之笔,“换了间”四个字,以一种自豪豪迈的气势,把读者悲凉的情绪拉了回来,给鼓舞和振奋。这种时间和空间的自由切换,非大文豪不能有之。

  分析毛诗词里创造的空间,推敲毛诗词里时间的转换,确实是解读毛诗词的一把极好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