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杜甫《无家别》赏析

时间:2018-05-24   来源:互联网

  霍松林

  寂寞天宝后,园庐但蒿藜。

  我里百余家,世乱各东西。

  存者无消息,死者为尘泥。

  贱子因阵败,归来寻旧蹊。

  久见空巷,日瘦气惨凄。

  但对狐与狸,竖毛怒我啼。

  四邻何所有?一二老寡妻。

  宿鸟恋本枝,安辞且穷栖。

  方春独荷锄,日暮还灌畦。

  县吏知我至,召令习鼓鞞。

  虽从本州役,内顾无所携。

  近止一身,远去终转迷。

  家乡既荡尽,远近理亦齐。

  永痛长病母,五年委沟溪。

  生我不得力,终身两酸嘶。

  生无家别,何以为蒸黎!

  《无家别》和“三别”的其他两篇一样,叙事诗的“叙述”不是者,而是诗的主公。这个主公是又一次被征去当兵的独身汉,既无为他送别,又无可以告别,然而在踏上征途之际,依然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仿佛是对老天爷诉说他无家可别的悲哀。

  从开头至“一二老寡妻”共十四句,总写乱后回乡所见,而以“贱子因阵败,归来寻旧蹊”两句插在间,将这一大段隔成两个段。前一段,以追叙发端,写那个自称“贱子”的军回乡之后,看见自己的家乡面目全非,一片荒凉,于是抚今忆昔,概括地诉说了家乡的今昔变化。“寂寞天宝后,园庐但蒿藜”,这两句正面写今,但背后已藏着昔。“天宝后”如此,那么天宝前怎样呢?于是自然地引出下两句。那时候“我里百余家”,应是园庐相望,鸡犬相闻,当然并不寂寞:“天宝后”则遭逢世乱,居各自东西,园庐荒废,蒿藜(野草)丛生,自然就寂寞了。一起头就用“寂寞”二字,渲染满目萧条的景象,表现出主公触目伤怀的悲凉心情,为全诗定了基调。“世乱”二字与“天宝后”呼应,写出了今昔变化的原因,也点明了“无家”可“别”的根源。“存者无消息,死者为尘泥”两句,紧承“世乱各东西”而来,如闻“我”的叹息之声,强烈地表现了主公的悲伤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