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演讲 >

绝唱一曲“清尘恋”

时间:2017-10-31   来源:互联网

  昨夜为你所写的文字还留有一丝余温在心上萦绕,没想醒来时你我的堡垒已是摇摇欲坠。
  
  昨夜闲聊的一句玩笑话,竟又招惹你满腔幽怨甚至泪流满面,不知道你是不是林姑娘转世的化身,不经意之间的一句话一个玩笑都会让你幽幽独眠愁。
  
  不可否认我们之间是有着无法跨越的代沟的。十九年的时光差距,有许多性*格上认识上的不同。在你的观念里,我就是你的私有品,不应该有独自的空间不应该有回忆不应该有思想上的自由。诗只能为你写,文只能为你做。而我只要在字行里透露一点点关于别的,都会让你生气而加以指责,都会让你哀怨而觉得我不够爱你。于是,我每次不得不去为此给你解释,不得不耐着性*子去哄你开心,最终让你满意破涕为笑了。可是,你知道吗?我感觉好累啊!
  
  你的指责在我看来是如此的荒唐和可笑。那些事和人都早已是陈年旧事了,遥远的让我自己都无法去清晰的顾望。在这世上谁没有过去呢?你不也有过去吗?你不也曾经有过爱的男人吗?你不偶尔也在你的信息里提起过想到过?可我从来不去追问你什么,因为我知道那只不过是你的过去,而你的过去是我无法去掌控的,因为那时你是你,我还是我。我不去刨根问底你的往事,不等于我不在乎你不爱你。都说“一个男人在乎的是一个女人的过去,一个女人在乎的是一个男人的现在和将来!”,可那是你的隐私,是你曾经的一段或或的记忆,我有什么理由去因此而指责你?
  
  我尊重你的过去,所以不问。我嫉妒那个曾经和你爱过的男人,所以不问。何苦让自己陷入到痛苦的意识中去,为那些无法改变的过去?
  
  可你呢?
  
  我的每一篇文章你都是如此的熟悉,那些写过的,你会拿来兴师问罪,你会搬来与现在跟你对比。我能理解你的行为是出自于爱我在乎我,可是,你这问罪的理由未免有些太过牵强了吧?那些旧事我并没有刻意去隐瞒你,因为我问心无愧,那些前情在你之前早已写下的,只是过去只是远不可及的飘渺,难道这也是我的错?如这是错,试问天下多少文人骚客有几人是对的?
  
  你自己呢?你对吗?
  
  乔峰乃旷世侠客,阿朱亦是江湖奇女,他们的爱圣洁而悲壮,特殊的环境造就特殊的。而你我只是红尘中的愚者,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了,所以我做不了乔峰你也化身不了阿朱。我是杨文不是杨过,你是徐燕并非小龙女,所以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情爱你我都无法去效仿。我是真的爱你。我没想到自己不惑之年还能与你邂逅,还能与一个小我十九年可以做我女儿的你演绎一场刻骨铭心的“清尘之恋”。在我心里有多感激你的到来,你的陽光你的灿烂挥散了我多少年堆积的-阴-霾,你的可爱和天真又让我找回多少失去的,我怎能不因此而心存感激?怎能不因此而更加的在乎此生有你?
  
  或许我们之间的代沟让我们对爱的表达方式不同。你喜欢轰轰烈烈的惊涛骇浪,我却喜欢平平静静的细水长流。你喜欢天天把爱挂在嘴边莺歌燕舞,我却喜欢默默放在心里浅斟慢酌。可是这样的差别引起我们多少的争吵啊!我不能,真的做不到每天每时每刻都要对你说上甜言蜜语的话。我是个沧海桑田,是有着太多经历的男人。或许性*格上的内向,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甚至将来,我都羞于或者不善于用嘴巴来表达爱意。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整天情啊爱啊,我自己感觉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可是不说不等于不爱,也不是说了就等于爱了。爱,是一件多么高深的事情,岂能是说说那么简单的?
  
  “清尘之恋”一度让多少人羡慕支持鼓励的爱恋,难道如此的不堪一击?
  
  是了,山欲来风满楼。你我既是红尘中的愚者,只怕也躲不过相爱易固守难,只怕也经不起的磨合,更别说还有哪些更为致命的未知在下一个路口等着你我。
  
  倘如因此而将牵着的手松开,倘如因此而陌路,那绝不是我所愿的。我们是不是可以尝试去理解和包容对方?我们是不是因爱可以去改变自身的不足?两个人的世界虽有千般蜜意万般柔情,可也有潜在的种种危机,稍不留意,便会一石击成千股浪,微不足道的某件小事某句话语便因此而劳燕分飞,是不是也太让人遗憾太让人委屈太让人不甘了?
  
  再见,是个悲伤的字眼,希望我们不要轻易说出口。
  
  一度以为你就是我的风筝,我手中握着那根线,无论你飞向何方,我最终都是你的归宿。可通过这一次的是非,细细一想,才发觉自己有多么的天真哦!仅存的那点也被彻底击败了。
  
  或许离开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你可以在适合你的天空飞的更高。我纤弱的肩膀恐怕靠不住你要的浪漫,我清贫的恐怕装饰不了你的瑰梦。
  
  “清尘之恋”,落字成伤。渐行渐远,飘如尘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