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演讲 >

深几许 --你爱谁我就灭谁 (7/9)

时间:2017-11-03   来源:互联网

 我就是想哭嘛……想哭嘛……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哭……我止不住……我哽咽的说,抹了抹嘴角的泪。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把我抱在怀里,我紧紧的楼着她,丝毫不在意自己是在公司的楼前,丝毫不介意周围人来人往。靠在她胸前,搂着她的腰,放肆的闻着属于她的味道,眼泪又哗啦哗啦的从眼眶里汹涌了出来。我发现自己竟然如此想念她,眷恋着她身上的味道。
  
  坐在咖啡厅里,我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右手紧张的绞着衣角。我想起三个月前,自己面无表情的对她说的那些话,那么不容反驳的对她说,安佳,你回去吧,回天津去。她听了我的话,走了,可是她又回来了。以她的脾气一定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你缺钱啊?她笑着说。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接着便听到她玩味的说,你盯着地板已经十五分钟了,找到钱没?
  
  你讨厌啊!~我皱了皱眉。
  
  潇潇……她怔怔的看着我,眼神温和,在瞳孔的暗处似乎隐藏着波涛汹涌的想念和深情。
  
  我以为你……你……真的……就……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我结结巴巴的说,然后偷偷的观察她的脸色*。
  
  她把脸凑到我跟前,几乎与我鼻尖对着鼻尖,然后咬牙切齿的说,我安佳什么时候听过你的话了?!!
  
  那你干吗不给我打电话?还有……你干吗把手机号换了~!我委屈的说。
  
  你那么不容反驳的让我回天津,你以为我就那么好心肠的不给你点教训?~!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这人天生不纯良,难道你不知道啊?她奸诈的笑了笑。
  
  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
  
  潇潇,我决定了,我也留在T城。我不回天津了。她认真的说,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那你在那里事务所的工作?你……?
  
  辞了。她喝了口咖啡,无所谓的样子,然后笑着说,工作哪里都可以找,可是潇潇只有一个,在T城。
  我心里一紧,看着她一脸诚挚,她笑的那么灿烂,我忽然觉得一阵难过。觉得对不起她。
  
  安佳……我……当初不该赶你走。我低下头,小声的说。
  
  她敲了敲我的头,一脸无所谓的说,赶都赶了还说这话,不过现在我不是回来了吗。
  
  抬起头,痴迷的看着她的脸,一如既往的美丽,她不是虚幻的,就这样真实的坐在我的面前,我不是在做梦。不是在幻想。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暖流划过,我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安佳,我想你了。真的。
  
  她微微笑了笑,眼睛里有点水光若隐若现,然后摸了摸我的头说,你象看到金块似的从办公室里跑出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
  
  你这是什么破比喻啊?我皱着眉头看着她。
  
  本来就是嘛,你看见我就象看到金块似的,这个不比喻不错吧?哈哈,要不然就是小狗看到骨头一样……她说完后哈哈大笑,过了好一会,她沉默的看着玻璃外面,没有看我,很柔和的说,你不知道这三个月我有多想你,多想见你。
  
  我没有说话,也侧过头看着窗外,经意不经意的偷偷的用眼角看着她轮廓美丽的侧脸。
  
  我们就这样坐着,沉默的不说话,沉浸在柔和,暧昧,温情的气氛中,很久很久,我终于听见自己细小而又坚定的声音:安佳,你搬到我那里住吧。
  
  潇潇~!你真大款啊!~住这么好的公寓~!刚把门打开她瞠目结舌的说。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不是我有钱,是我爸有钱。
  
  那还不一样啊 ~!她接着说,我真是拣了块宝啊,哈哈。忽然她又一脸严肃看着我,我可不是看上你的钱才又回来找你的。
  
  我被她正色*的样子逗的乐了,捏了捏她的脸,笑着说,那我养你吧。
  
  她拍了拍我的头,我才不想当寄生虫呢,更重要的是我可不想被你养死了。
  
  我装做要打她的样子,她慌忙跳出好远。
  
  费了好大的尽把房间里的东西整理了一遍,过程中她一直唠唠叨叨: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怎么收拾房间呢?这个花瓶应该放这边,书架不要放在拐角……看你这里跟猪窝似的……她站在客厅中央跟指挥打仗似的,我象个勤劳的蚂蚁一样的把房间里的东西从东挪到西又从西挪到东。不敢有丝毫异议,因为在整理的时候我真的发现公寓的确跟猪窝差不了多少。
  
  你真象个女霸王!~我边吃泡面边嘟囔,就会压榨我这样的良民。
  
  她象没听见似的,继续着泡面,不理我。过了好大一会,她忽然抬起头,一脸复杂的看着我。
  
  没见过美女啊……再看要钱的啊……我笑着说。
  
  她没有笑。一脸的严肃。
  
  潇潇,我觉得我我们该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一切,都说的明明白白。
  
  我低下头不说话,我知道自己终究是要面对这个问题的,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跟她这么久了,我多多少少也了解她。她是那种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她直爽,坦率,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分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我知道。我轻轻的说。
  
  首先,你赶我走,我很生气,因为你总喜欢自己做决定,不考虑我的感受。我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我没有抬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但她直直的视线,埋怨,无可奈何,宽容的情绪我几乎能感受到。
  
  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仍没有抬头,可是你不是又回来了吗。
  
  她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你就没想过,如果我真的不回来吗?我要真的不回来,永远不见你了……你……
  
  我想你。你回来了。我看着自己的脚尖,倔强的说。
  
  我说的重点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说……唉……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回来的话,真的就那么一走了之……你从来没想过给自己期望或者是信心,即使我们发生什么事情,我仍会回来找你的吗……
  
  我只知道,你走了,我想你,我想你了,你现在回来了。我仍继续坚持坚持着这样的话。
  
  你把头抬起来!她忽然大声说,你不敢看我,其实你是心虚吧~!~你后悔让我走了吧~!你也知道你错了是不是~!畅潇潇!~
  
  谁说我不敢看你!~我豁的抬起头,看着她,直视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严肃而又坚定,这样的注视竟然让我有种底气不足的感觉。
  
  她没有说话,然后忽然伸出手,放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抚着。这样的触觉,久违的温柔,属于她肢体的温暖气息就那么直冲向我的泪腺,眼泪忍不住的夺眶而出,滴落在她的手背上。
  唉~~你老是这么爱哭……你一哭……我就没了脾气……你知道吗?有时候明明是你的错,可你一哭,就好像……我对你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样……她轻柔的说着,然后用大拇指替我擦着面颊上的眼泪。
  
  我想也不想的抱住她,把头放在她的锁骨上,她瘦了好多,突凸的锁骨更加明显的裸露在空气里。
  
  我也后悔让你走了,真的后悔了,我在家老想你,我给你打电话你换了号码……我不知道……我自己……该怎么办……可我想你……我哽咽的说。
  
  潇潇……她轻轻把我的头从她肩膀上扶起来,眼神温和,可我分明看到在她的瞳孔深处的一丝无奈,失望和痛楚,潇潇,她接着说,我在意的是,为什么你就这么对我这么没有信心,以为我真的会一走了之?为什么你从来没想过,我会回来找你……就算你让我走,我也不会听你话,我也会回来找你……你就那么坚定的认为我再也不会回头,然后你就伤心的惶惶度日的把我忘记……
  
  我身体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的手还抚在我的脸上,温暖的气息笼罩在我的周围。我却觉得一阵森冷。是呵,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还会回来,她舍不得我,她不听我的话,她仍会回来。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只知道那个清晨当自己看到空荡荡的时的伤心和难过,脑子里盘旋着的意识除了伤痛还是伤痛,在家的三个月我尽力不让自己想起她,我怕自己会心痛,想到她的时候心脏搐,为她的决然的不回头,为自己冲动的让她回去的那句话,即使几个星期前来到T城的那一天,望着曾经与她相爱过的地方,那些温暖的痕迹,那些地方依然人来人往,那个时候我却自己说,我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心痛,什么时候才能把她忘记呢。可是,我从来没有给过自己期望,给过自己信心,告诉自己:她不会走,她不会走,她仍会回来。她一定一定会回来的。我似乎永远都是个只会懦弱的接受现实的人,从来不会扭转局面的由着自己的心里的真正想法去争取。而安佳……她和我是如此的不同……
  
  午夜的时候,和她躺在床上,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说着话。闷热的气息充斥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被子被我蹬到了床边,我把头靠在她的肩上,感觉不似以往的柔软,而是坚挺的硬朗……
  
  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我小声说。
  
  她没有说话。
  
  安佳……
  
  恩。
  
  你怎么不说话。我以为你睡着了。
  
  我在听你说,听你说话,你说话象催眠曲。呵呵,我一会就睡着了。
  
  那我不说了。不让你睡……我赌气的拧了拧她的胳膊,她闷闷的哼了一声。
  
  过了很久很久,她仍没有说话。房间里沉静的象一波湖水。
  
  安佳……我终于忍不住的又张开口。
  
  你不是不说话的吗。耳边传来她轻微的笑声。
  
  安佳……你为什么会来找我……为了什么又回来……我闭上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爱哭了,动不动鼻子就酸,也许是因为她躺在我的身边,我靠在她的肩膀上,这样真实的触觉,真实的安佳,让我感动,不是我在做梦。她在我身边,触手可及。
  
  我也不清楚,我从来没听过你的话,这次也是,所以我会回来,我想你了,就想回来看看你,但是……似乎并不只是这个理由……她轻轻的说,我只想让你知道,当初你可以为了馨然放弃你的理想和梦想来到她的城市,我也可以,我也可以为你那样做……可以为你奋不顾身……
  
  她的话,她坚定柔和的声音,她酸楚而又执著的语气一点一点的渗进我的心里,接着便觉得嘴角一股咸咸的味觉。
  
  呵,为了什么而回来呢,因为什么呢……为了爱咬着嘴唇哭的潇潇,为了在广场的台阶上神色*哀伤的吃甜筒的潇潇,为了每天给我做饭的潇潇,为了……因为……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偷……而跟我发脾气的小偷……为了……笨笨的……就冲动的让我跳车的潇潇……为了……
  
  空旷的房间里,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轻,直到听到她轻微的鼾声,我的意识也越来越弱,安佳……我们一直这样……在一起吧……一直……不要再去管“一直”这两个字具体是什么定义……不要去管……我们就这样……在一起……睡意狂卷而来的那一刻,我模糊的听到自己断断续续的声音。
  
  那……我要上班去了哦……我站在门口看着她系着围裙,笑了笑。
  
  好啦,再磨几就要迟到了~!~她嗔怒的皱了皱眉,然后走到我跟前,把我额头上的一抹头发抚了耳后。
  
  你找到工作后,一定要第一个告诉我哦~我认真的说。
  
  好拉,好啦,知道了。你快迟到了。她溺的拍了拍我的头,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皱着眉头说,你穿这样,老板不说你啊。说完便把我拉到镜子跟前。
  
  镜子中的我素着一张脸,素面朝天,头发有点翘,穿着T恤和牛仔裤,凉鞋。
  
  这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我疑惑的问。
  
  大小姐~!你已经参加工作了……你还穿成这样啊?
  
  我一直这样穿的啊。都上了两个星期班了……一直这样的……
  
  你们老板从来没说过你啊?
  
  没有啊。第一天来的时候他皱了下眉头,接着就跟我打招呼,他没对我说什么让我不要穿成这样上班之类的话……
  
  那你们公司里的女孩子都这样穿吗?
  
  她说完这句话,我才想起好像公司里就两个人这样随性*的穿衣服上班,一个人是我,另一个是一个很嚣张的女孩子。其他的人都穿的规定的衣服,一丝不苟,很正式的样子。
  
  看看……这才想起来吧……她拍了拍我的脑袋,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肯定是你爸爸让她照顾你的……潇潇……以后不要穿成这样了,你是在工作,已经步入社会了,不再是个学生了,不能再这样随性*了,不要让别人在背后说你闲话,你再这样,以后即使自己再有能力,别人都会把你定义成你是踩着跷跷板……
  
  她从背后抱着我,双手绕在我的脖子上,下巴抵在我的头顶,看着镜子中相依相偎的两个柔软的身子,温柔相谐的姿势,象一副画,我的眼睛渐渐模糊,心里一阵温暖,感动就那么汹涌的一股股的渗到我的血液里。,她的嘴一张一合,声音柔和,很认真的对我说着很多很多,她说以后要怎么怎么样,不要怎么怎么样,要学会怎么怎么样,要……
  
  直到听到墙上的表发出叮咚报时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来。赶忙从她怀里出来。
  
  我要迟到了!~!~慌忙拿起手提包,边跑边叫。
  
  关门的时候清晰的听到她爽朗的笑声夹杂着那句关切,慢点啊!
  
  潇潇……你这是第四次迟到了……刚坐到办公桌前,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大男孩贼兮兮把头凑到我面前,小声说。他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小职员,好像是负责做程序的,好像叫李一泉?还是陈一泉?
  
  啊?是吗?是第四次吗?我看着他,疑惑的问着,连我自己都吃惊了,我竟然第四次迟到,上班才两个星期,我竟然迟到了四次。
  
  老板又不说你啦,你这么紧张干吗~!他笑着继续说,女孩子就是好啊,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迟到了老板都不说呢,唉……我就不行了……上次迟到被老板骂的狗血淋头。
  
  我皱了皱眉,看着他一脸世故的表情,突然有点厌恶。刚要跟解释些什么。忽然想起出门前安佳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心里一阵触动。趁休息时间的功夫,我走到经理办公室跟他道歉,说了些让您为难了等等,并且保证以后不再迟早之类的话,他一脸宽容,对我笑了笑,摇了摇头,出办公室,关门的时候听见他含笑又略带善意调侃的声音:性*格怎么跟老畅这么象~!
  
  中午的时候闲着无聊,在网上看小说,忽然想到安佳,不知道是否找到了工作。想到她顶着烈日到处求职的样子,我心里忽然一阵心疼。看看自己,舒服的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上着网,连迟到都不被老板骂,这样的自己竟然连自己都觉得可耻了些。想到她辞掉了她叔叔给她找的那份不错的工作,孤身一人又回到T城打拼,我竟感到一阵心虚,有点唾弃自己。畅潇潇……你这样坐享其成,不觉得羞耻吗……越想越难受,我在想如果我让爸爸再动用一下他在T城的人际关系的话也许很容易帮安佳找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只是,以她的性*格,她肯定会暴跳如雷。她跟我不同,她太骄傲,不喜欢别人给她规划生活,喜欢自己争取,靠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去拼搏,跟她相比我就象个寄生虫一样,依靠着自己权势的父亲,理所当然的接受着他的给予,是的,我怕颠沛流离的生活,怕那些让人无能为力的艰辛和苦难,我承受不起。我就是这样的女孩子,这样的懦弱,没有锐气。
  
  吃饭的时候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里面嘟嘟的响了几声后,没有人接。她也许没有听见吧。我想。索性*挂了机,靠在椅子上,经意不经意的看着街道对面。我所在的公司在街的正北,街的正南边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由于两边的玻璃都是透明的,我的位置正好能清晰的看到对面,里面的人和物一目了然。走来走去的忙碌的男人,穿着高档的女人,有个农民模样的老男人在对着一个穿西装的戴眼镜的男人哭诉着什么。这样看着,无聊的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对面的人群,突然觉得自己象个偷|窥者。正准备转过椅子,忽然看到对面办公室里有一抹若隐若现的身影,她坐在一张紫色*的小桌子旁,埋头写着资料,我看到的真好是她的侧面,又黑又直的长发倾泻在肩上,不知为什么我竟然觉得那抹背影有种熟悉感,周围的人在她身边过来过去,偶尔的罅隙里,我看到她在打电话。恍惚中,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是安佳。
  
  你在做什么呀?潇潇。她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心里一阵温暖。仅仅只是听到她声音。
  
  在吃饭。呵呵,刚才看到一个女孩子,她让我想到你。
  
  畅潇潇!~你竟然背着我看别的女孩子?!~她的声音顿时升高了几个分贝。
  
  没有没有!~!~我吓的慌忙解释,不是啦,是我想你,这是因,看到别的女孩子都象你,这才是果嘛~~!对了,你找到工作了没?我接着说。
  
  先不说这个。你吃的什么啊?
  
  方便面……
  
  畅潇潇~!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我说了几百遍了~再让我看到你吃泡面我就灭了你!那里面有防腐剂!~吃不死你啊~!~
  
  你说的是再“看”到我吃泡面就灭了我,我现在在吃,我又没有让你看见!~我贼贼的笑着说。
  
  你等我一下。她说,我有点事。
  
  我哦了一声,然后把电话放在桌子上,继续吃面,不经意的一抬头却发现对面的那个女孩子已经不在了,她位置上空空如也。
  
  潇潇……你还在吗?听到电话有了动静,我赶忙拿起。
  
  你刚才做什么去了?
  
  刚才有人叫我呢,有点事。
  
  你还没告我你找到了工作了没呢。/。
  
  先不说这个……恩。那个……你晚上早点回去啊,以后不要再吃泡面了哦,下次再让我看见……我就。,
  
  就灭了我。是吧……我知道了……我马上接着她的话,学着她的腔调。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现在忙呢……回去见哦。拜拜。
  
  嘟嘟……嘟嘟……嘟嘟……电话里的断线声。
  
  真是的,不等我说声拜拜就挂……我嘟囔着。起身收拾泡面盒的时候,突然看到对面的那个女孩子又回了座位上,埋头写着什么。我看着她的身影越看越觉得熟悉,尽管她穿的很正式的套装,尽管我只能看到她的侧面,尽管她周围的人在她身边走过来走过去。
  
  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我慌忙又把泡面盒放在桌子上,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她手机,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那抹身影。接着看到她拿起桌上的手机贴到了耳朵上。我马上挂掉。她皱着眉头不知道说了句什么然后又埋下头继续写东西。莫大的狂喜淹没了我的感官,我几乎要在办公室激动的叫起来。一定是安佳,那个女孩子一定是安佳!~仿佛玩上瘾似的,我又拿起电话拨她手机,仍是不说话,电话里传来我再熟悉不过的她气急败坏的声音:喂~请说话好吗?!~我赶忙又挂了电话。幸灾乐祸的看着她在那边忍住发飙的表情。当我一脸贼笑第三次拨她手机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骨子里真有当间谍,骚扰人的天分。可惜了我这么个人材。
  
  喂~你是谁啊~!说话啊~你再不说话我要报警了啊!她咬牙切齿的声音在我耳响起,要不是意识到她不在我跟前,听到她这样的声音我几乎要吓的发抖。
  
  一哆嗦,电话从我耳边掉到了桌子上,我连忙扣到了座机上。再也不敢逗了,她要真的报警了,我就嗝屁了。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她系着围裙在厨房做饭。身上穿的仍是早上送我出门时的衣服。
  
  潇潇……快点洗手啊。要开饭了。她在厨房边炒菜边说。
  
  我恩了一声然后走到把手洗的干净的都能拍广告了才从浴室出来。
  
  吃饭的时候,她一直把我喜欢吃的蘑菇往我碗里夹。
  
  今天没迟到吧。她说。
  
  还好吧。反正没被骂。
  
  安佳……
  
  恩?
  
  你找到工作了没啊?我装摸做样的问。
  
  还没有。过几天再看看吧,现在找工作很难……她一脸坦然自若。
  
  你这个小妖精……说谎脸都不红,心不跳的。我在心里暗暗嘟囔。
  
  唉……我叹 了一口气。
  
  怎么了?如我预料的一样她马上关切的问,是不是在公司有人欺负你了。
  
  不是……我今天看到一个女孩子……她很漂亮……头发又长又黑又直……尤其是背影。真好看。她就在我公司的对面……唉~~怎么能有那么好看的女孩子呢……天理不容啊……为什么我妈就没把我生那么好看呢……我一边吃饭一边说,偷偷看她的脸色*。
  
  畅潇潇~!你怎么这样啊!~•老喜欢看别的女人!~你以前不是老说在你心里我才是最好看的吗~!她果真有点恼怒的说。
  
  我心里暗暗发笑,但还是强忍住。继续在那里胡编乱造,添油加醋:哎呀……人外有人嘛。那个女孩子真的很好看呀……你不要吃醋嘛……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嘛。你知道的嘛我这个人不喜欢说谎滴~~那个女孩子穿的套装,淡青色*的……身材真好……哎呀……红颜祸水啊肯定将来是……哎呀……
  
  畅潇潇~!她豁的站起来,把我碗从我手里一夺,狠狠的说,你还想不想吃饭了~?!~
  
  我静静的看着她,我想我的眼神当时一定是温柔的能掐出水来,果真她又不碗塞到我的手里,然后用一种“真受不了你”的表情看着我。
  
  安佳……我放下碗,微笑的看着她。
  
  怎么了!~她语气很生硬。
  
  你心里知道的吧,那个女孩子,我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你。
  
  她顿时满脸通红,一副慌乱失措的样子,你说什么呢,我不懂呢……哈哈哈哈。
  
  你一撒谎,笑的时候就跟鸭子似的……我贼贼的笑着,继续看着她慌乱的样子,你其实早就找下工作了吧,在我工作之前,在我在我公司楼前看到你的那天,你早就找下工作了吧。
  
  呼~~她拍了拍额头,有气无力的说,真失败,还说给你个惊喜呢,因为我在你公司对面工作,你一定想像不到。真是的~~~我伟大的创意就这样被你~~~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忽然又用凶狠的眼睛看着我,看的我头皮一阵发麻,接着便听到她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咆哮声:畅潇潇~!今天是不是你给我打的骚扰电话~!是不是你~!打一次就行了!~你有病啊!~还打四次!~-阴-死陽活的话都不说!~你要吓死我啊!~我上个星期看了恐怖片都快吓死了~!你~!!~
  
  是三次,不是四次,我小声的修正她的话,本来还想撒点小谎盖过去,但一看她那架势我心里一哆嗦,慌忙承认:是……是……我不是故意的……
  
  晚上她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苹果,我累死累活的洗完碗后又按她的指示拖地板,地板在我没拖之前干净的都能当镜子了,但我还是什么都不敢说,可怜兮兮的拿着墩布在她周围转来转去,她一会看看电视,一会看看我,还挑衅的把苹果咬的嘎嘣脆响。
  
  那天晚上我还证实了一件事,那就是,原来苍蝇拍打人其实也挺疼。
  
  生活总是这样百无聊赖的反复着,过程中时刻夹杂着少许的激*情和令人匪夷所思的惊喜,也许因为安佳在我身边,她陪着我,我们在一起。每天相濡以沫,她让安心。看到她在厨房系着围裙认真的炒菜的时候我心里总有阵阵暖流划过。我喜欢看她吃苹果的样子,眼神挑衅切溺的看着我,我喜欢看她在公车上双手把我环住,小心的为我遮挡着周围汹涌过来的人群,我喜欢看她在镜子前一边自我陶醉一边逼我说,魔镜,魔镜,我的安佳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我喜欢……喜欢所有的她,溺我的安佳,关心我的安佳,伤我的安佳,痛我的安佳。每一天,和她这样平淡的生活,没有大起大悲的心情,这样安心坦然平静祥和,我想永远一直这样下去,只要我们两个人,我们两个人,相互扶持,彼此依恋。这就够了。上班的时候,我故意坐在让她看得见的地方,她的眼神总是穿过街道,穿过厚厚的玻璃,温柔的落在我的脸上,被爱自己的人注视着我觉得很幸福,上班的休息的时候我在网上下载了范小宣的《我要我们在一起》,一直听,我用附件发给她,我说,安佳,我要我们在一起。我要我们在一起。她说,FOREVER,FOREVER。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这个世间有那么一个人她如此深情的爱着我,为我喜,为我悲。人总有个通病,那就是在极度幸福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恐惧,恐惧着这样的生活会如余晖一样短暂。每天,每一天,当我和她十指绞缠的走在繁华的大街上,当她笑容如花的站在我面前,当她亲吻着我的眼睛的时候,当她在电话的那边,声音柔和的叫着,潇潇,潇潇……的时候,我总是莫名其妙的恐惧,这样的她真的属于我吗?会永远属于我吗?有一天,她是不是会厌倦了我,对我没了热情,她会离开我吗?她爱上了别人我该怎么办……每次有这样的想法我总为自己可耻,因为她是如此的爱我,我却私自的没有理由的如此定义她。可是我就是这样的女孩子,优柔寡断,患得患失,唯唯诺诺。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重复很多很多让人无法置信的事,下一秒结婚的恋人在一秒前也有可能分道扬镳,太多的可能,太多的不可能让我不得不恐惧,不得不担惊受怕,患得患失。有一天,她在卧室看书的时候,我走到她跟前,静静的看着她,然后说,安佳,如果有一天,你不再爱我了,你一定要告诉我。她叹了一口气然后温柔的把我抱在怀里,坚定的说,永远不可能有那么一天的。你总是爱胡思乱想。
  
  国庆快到的时候,竟然收到李晨的短信,他说他从北京回来了。让我下午在仙踪林,说好久不见了想聚聚,还说要带一个人让我见见。我看着手机屏幕怔忪了半天,如果不是他的短信我几乎快淡忘他了。
  
  安佳,你跟我一起去吧。我从背后抱着她,在她耳边下轻轻的说。
  
  他怎么还对你念念不忘的?!~她皱起眉头,嘟囔着。
  
  所以我才要你和我一起去。我看她的眼睛,认真的说。
  
  她忽然转过头,一脸柔和,潇潇,我发现你变了。以前你只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现在却巴不得人人都知道似的。说完后捏了捏我的脸。
  
  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双手绕在她的脖子上,我说,安佳,我爱你,我不想和别人分享你。我要让别人知道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他们不能觊觎你。
  
  她拍了拍我的头,玩味的说,我怎么觉得我们的角色*倒过来了?以前好像总是我对你说这样的话,而现在是你老对我说这样的话。
  
  因为我爱你。我闭上眼睛说。
  
  中午的时候和她手拉着手去仙踪林,一进门就看到李晨在角落里朝我招手,我对他笑了笑而后朝着他的方向走过去。
  
  坐下后才发现在他的身边坐着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头发很长,穿着白色*的短袖,很学生的样子。
  
  你喝什么?他笑着说,可乐么?
  
  她喝橙汁。安佳没等我说话,看着李晨微微一笑,她喝可乐过敏。
  
  李晨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玩味的笑着说,她可真了解你。
  
  潇潇……他忽然看着我,一脸正色*的模样。
  
  恩?
  
  这个是小如,我们在北京认识的。他指了指坐在她身边的女孩子,我朝她点了点头,她笑了笑,很害羞的样子。
  
  饮料凉了又续,我们就这样轻松的聊着天。安佳静静的喝着可乐,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李晨。小如一直低着头,拿勺子一直搅着咖啡。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李晨在说话,他说起他在北京的打工生活,说那个繁华,堕落,纸醉金迷的城市,说他的经历。我就那么沉浸在他的语气中,他的眉飞色*舞的激*情中,看着他,我忽然一阵恍惚,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想起小彘,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他,他的确没什么让我想起的地方。也许是因为李晨的神情跟他在辩论台上的自信太过相似,我几乎要把他们重合在一起。我总是给自己理由,只仅仅因为李晨的表情,我就想到小彘,即而因为他的缘故,而想到馨然。我发现自己总是给自己理由,给自己创造机会去怀念馨然。而这样的理由却是那么冠冕堂皇的象是不经意。我想知道在我幸福快乐的时候,她过的好不好。她是否还是跟以前一样隐忍。尽管她从来没有爱过我。
  
  走出仙踪林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我和李晨并肩走在前面,安佳和小如在后面小声的说着什么。
  
  快分手的时候,李晨突然停下脚步,很柔和的看着我说,潇潇,小如是我在北京认识的女孩,她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她。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该结婚了。
  
  我扑哧一笑。他无奈的看了看我,大小姐!~这很好笑吗?
  
  我只是觉得你说结婚的样子,你的表情很好玩。我笑着说。
  
  潇潇,我想清楚了,我决定放弃你了。他忽然严肃的说,我想即使我对你一直执著,你也不可能和我在一起的。
  
  我抬头看他,他的眼睛亮亮的却带着点无奈和难过。看着这样的他,我心里突然也有点难过了。
  
  你总有一天会幸福的,可是你的幸福不是和我一起。我看着他,淡淡的说。
  
  我懂。他笑了笑,然后呼了一口气,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啊,连个女人都争不过。说完一脸复杂的看着安佳。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在我们后面,安佳跟小如笑容满面的聊着天,小如很开心的笑着。
  
  你看着小如,你不觉得很熟悉吗?他忽然说。
  
  什么?我疑惑的望着他。
  
  我在颐和园的时候认识她的,我第一眼见她的时候心里就一震,仿佛跟她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
  
  她看上去很小。我笑着说。
  
  她跟过去的你很象很象。很清新的模样,一脸的羞涩,学生气。他看着她,满眼的温柔。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该对他说些什么,他是个好男孩,体贴,睿智。可是我有了安佳,我爱她。因此我我无法接受他。我有时候会想,如果他出现在很早很早以前,在很早以前在我没有认识馨然之前,在我没有认识安佳之前,如果遇到他,他对我说他爱我,我会不会接受他,接受他的爱,和他在一起,我想也许会的吧。爱情没有性*别之分,只有出现的早晚,因为爱了,因此就忠于着那个人,不介意对方是男还是女。生活就是这样的混沌,认识某个人却错失了某件事,淡忘了某件事却意外的与另一个人经营着一份连自己都无法相信会出现的感情。
  
  静静的看着她和安佳在后面猜拳走步。她每赢一次就笑的的格外欢畅,笑的时候牙齿白白的,眉弯弯的,眼睛清澈,昏黄的灯光洒在他们的身上,从前面望去,一个很干净很干净的女孩子,一个很美丽妩媚的女人,我几乎一阵错觉,好像安佳身边的那个女孩子是我,七年前的我。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推开卧室的门就顺势倒在床上,累的连衣服都懒的脱。走了很长时间的路我累的几乎要虚脱。安佳呼了一口气也顺势躺在我的身边。学着我的样子裹着衣服就睡。
  
  过了一会儿,我便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可我脑子里还是一片清醒,尽管四肢累的发疼。转过头,看着她,她睡觉的时候喜欢把手放在嘴边,象个婴儿。我轻轻的把头凑到她的嘴边,吻了吻她的嘴唇,软软的。她动了动身子,皱了皱眉,手拽了拽衣服。也许是穿着衣服睡觉不舒服。轻轻脱掉她衣服,小心的放在床头。直到她摆出个舒服的姿势,我才把被子盖在她的肚子上,夏天尽管很热但也很容易着凉。
  
  钟表针擦擦的走着,声音在房间里听的格外清晰,我不知换了多少个姿势仍是睡不着。无奈之际,干脆下床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把声音调到最小。刚坐到沙发上,却看到她裹着被子站在卧室门口,一脸埋怨的看着我。
  
  你不是睡着了吗?我小声说。
  
  一睁眼看到自己一个人在床上,我怕。她撅着嘴看着我,你老是这样,在我睡着的时候就不见了。
  
  我睡不着嘛。在床是翻来覆去的怕把你吵醒。
  
  那我也要跟你一起看电视,她说完便走到我跟前,坐在我怀里。我伸手抱住她。房间里静静的,电视里轰隆隆的战片在寂静的夜晚更加的刺耳。忽然她抬起头,轻轻的亲吻我的下巴。潇潇,我们跳舞吧。她说。
  
  关掉电视,房间里静静的。台灯在角落里散发着蒙胧的光,她把头放在我的肩膀上,我就那么拥着她,小心的,象拥着整个世界。没有音乐,没有伴奏,我只听到我和她移动脚步细微的声音。抚着她的肩,吻着她的脸,她的眉,她疯狂的回应着我,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夜晚,这样沉静,空旷,灯光的蒙胧模糊,使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那么的扑朔迷离,我放纵的吻着她的脖颈,仿佛要在她身上刻印上属于我的印记。汗水淋的抱着她躺在沙发上,她仰着头靠在我的胸前,我抚着她的头发,忽然想起一句话:夜色*撩人,只为你欲火焚身的妩媚。
  
  
  国庆的前一天,我和她到桃园买旅游的东西,昨天晚上我们一致决定黄金周去旅游,去五台山求签。
  
  提着东西穿过繁华的大街的时候,一些学生摸样的人在发传单,不容分说的塞到路人手里。我拉着安佳刚要躲过那些人,突然一阵清澈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
  
  两位小姐!~看一下我们新出品防晒产品吧,如果有了这个可以给您打八折优惠……羞涩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
  
  我如电击般的愣在原地。慌忙转过身,对上的那双眼睛有着跟我一样的吃惊,不可置信。
  
  馨然……我看着她,喃喃的说。
  
  她微微的笑了笑,很坦然自若的样子,好巧哦,在这里遇见你。她的笑容还是那么清澈,干净,祥和。眼睛亮亮的,我几乎能在她的瞳孔里看到我的影子。
  
  你怎么在这里?……
  
  她抚了抚了耳边的头发,看到我在注视着她的动作,赶紧又把手放下,然后微笑着说,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有点麻烦,恩……工作之余……出来打打小工……恩……我正在工作,不能跟你聊了。她说完,抱歉的冲我笑了笑了,然后对安佳点了点头。接着转身离开。她走的很匆忙。
  
  和安佳手拉手继续走在路上,我没有说话,她也没有问馨然怎么在这里之类的话。走了很久很久,我几乎还能听见馨然羞涩却坚定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你好,看一下我们新出品防晒产品吧,如果有了这个可以给您打八折优惠……你好,可以看一下这个传单吗……你好……街上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人,不一样的复杂的气息在游荡着。
  
  和安佳坐在一个面馆里,不知什么时候某个音像店在放梁静如的《如果有一天》,“如果有一天 我们再见面时间会不会倒退一点 也许我们都忽略互相伤害之外的感觉 如果哪一天 我们都发现好聚好散不过是种遮掩如果我们没发现就给彼此多一点时间……”坐在面馆里,低着头,那些旋律和歌词仍是清晰的进入我的耳朵,音符,一个又一个的敲打着我的鼓膜。我鼻子忽然一酸,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我尽力忍着怕他们掉出来,我怕安佳看见。我没想到会那样的场合,场景下见到馨然,又一次遇见她,我和安佳手拉着手,笑的花枝乱颤,我们穿着高档的衣服象个公主一样迈着方步走在街上,馨然戴着遮陽帽,白色*的T恤和牛仔裤,羞涩的站在我的面前说,你好,两位小姐!~看一下我们新出品防晒产品吧,如果有了这个可以给您打八折优惠……我以为自己再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不会再象几年前一样,心酸,心痛。可是,刚才那个时刻看到她笑着站在我的面前的那一瞬间,她对我笑,她清澈的眼睛我几乎能在她的瞳孔里看到我的模样,如果不是安佳拉着我的手,站在我的身边我几乎会在大街上顿下身嚎啕大哭起来。我总是这样,总是这样,动不动就脆弱的象个傻子,我想起在老家和弟弟在超市遇见她的那天,想起和她在路上并肩而行时,她对我说的那些话,她说,潇潇……你没发现吗?你已经不爱我了,不然现在站在我面前你也不会为了另一个人这样难过,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很多年前你说你一辈子只会爱我一个人,再也爱不除我之外的任何人……我想起她的话,想起自己在那天晚上信誓旦旦的对自己肯定,是的,我不爱她了,不爱了……可是当再一次见到她为什么还会这么心痛的直不起身来,是因为这个城市有着太多与她的回忆,是因为她一如既往的清澈的眼神,还是因为看到她羸弱的小小的身影在炙热的陽光下的艰辛……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几乎里不清自己的情绪了……我只想知道,馨然,你到底过的好不好,你到底快乐吗。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一个让自己羞愧的事实,似乎从我们正式分开到现在,从她面无表情的在广场的站牌下一字一顿的对我说,潇潇,我爱他,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那一天起,我从来没有站在她的立场上为她想过,我只想着自己的心酸,只在意着自己为她放弃N大,放弃理想来到T城,付出得不到回报的失望和酸楚。可是,却忘记了那些那些时光,忘却了在大雨倾盆的夜晚她找遍了学校门口的诊所只为了为我买一只体温计,回来后浑身湿透的狼狈,忘却了她一针一线为我织的白色*的围巾,忘却了她陪我坐公车坐到我学校然后一个人又孤身坐车回去的身影,忘却了和她在每次吃饭时她为我划一次性*筷子上的木屑时的细腻,忘却了川流不息的街上,她总是站在我的左边为我挡着一辆辆的车和熙熙攘攘凌乱的人群…… 忘却了……那些日子……那些日子……而现在,她站在烈日下,她满脸汗水,她孱弱的肩膀,她艰辛的奔波,而我却在自己金碧辉煌的公寓里和安佳享受着我们的爱情,陶醉着,幸福着。馨然……馨然……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你到底好不好……过的好不好……你快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