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演讲 >

穿越死亡的父爱

时间:2018-05-02   来源:互联网

  从到大,我从没见父亲流过一滴眼泪。可在我手术前,他哭了。

  那是春节后的第四天,我肚子疼得厉害,几天也不见好,父亲带我上医院检查了几次,可查来查去,都查不出个所以然。

  在那度日如年的半个月里,父亲每天坐在床边,眼地望着我。看着我日渐消瘦,他的眸子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不久后,我又做了一项检查,检查结束,医生紧皱眉头,自言自语:“怪事,肠怎么有个瘤?”他认为,这种瘤极为少见,十有八九是恶性的……很快,父亲尘仆仆地赶到医院。就在快进病房的时候,他站住了,揩了一把湿漉漉的眼窝,步伐轻快地走了进来,冲我笑了笑。

  父亲不死心,他跟医生商量,要给我做CT检查。但他把检查单递进那扇窗后,就默默地走开了。检查室里,进来一位医生,是父亲托找的一位熟,父亲想让他来帮自己看个明白。

  半个时后,那位医生出去了。我悄悄地扒着门缝往外看,父亲一看到他的脸,仿佛心里的一盏灯灭掉了,脸色由焦急变成了黯淡,他站在原地不动,仿佛腿有千斤重。果然,那位医生叹了口气:“唉,太年轻了,真可惜……”父亲扶着墙慢慢地蹲下了,把十指插进了头发,使劲地绞动着。过了一会儿,他吃力地站起身。我赶紧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跟他回到病房。他一直沉默地往回走,但扭头看我的时候,脸上却溢满了微笑:“没什么事,只要做了手术,就会好的。”

  过了一会儿,父亲去了医生办公室,回来后对我说:“明天就可以手术。”就在我准备进手术室前,父亲忽然把大姐叫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儿,才见大姐一个回到我的身边。我有些慌了,拉住大姐的手,连声问:“爸呢?”大姐说他有点儿事,马上就来。

  手推车把我推出了病房,进在长长的走廊上,家都跟在后面,谁也不说话,只听见“嚓嚓”的脚步声。这时,传来“祝你生日快乐”的铃声,这是我给父亲调的手机铃声!循着铃声,我使劲将脑袋往后仰,终于发现父亲站在走廊的尽头。远远望去,他是那样苍老。在走廊的尽头,父亲肩头耸动,压抑着哭声,我第一次看见了父亲的眼泪。

  我躺在手术台上,麻醉师给我打了一针,我的身体慢慢失去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一圆圆的脸靠近了,轻轻地对我说:“别怕,是良性的。”

  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我却没有多惊喜。我流着泪,最先想到的就是赶快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

  从手术室里出来,我又被送回病房。父亲却不在,大姐说父亲怕我失血过多,去买血浆了。顿了一下,大姐又说,父亲走之前叮嘱说,手术完了一定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不知哪来的力气,挣扎着说:“给我电话!”

  大姐掏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手机号码,放到我的耳边。“嘟……嘟……”又过了一会儿,听筒里终于传来父亲的声音,沙哑又克制:“手术完了吗?怎么样?”

  我感到一阵心酸,憋了半天,才哽咽着说出手术的结果。过了许久,突然传来父亲的哭声,那苍老、喑哑的抽泣声,像委屈,更像一种释放,穿透我的耳膜,慢慢地浸透我的皮肤、血液和每一根神经。

  我嘴,想大喊一声“爸爸”,嗓子却忽然嘶哑,耳边湿漉漉一片。那一刻,我只想伸手去抱一抱我的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