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演讲 >

梁晓声:慈母情深

时间:2018-05-03   来源:互联网

梁声
  
  我买的第一本长篇说是《青年近卫军》。一元多钱。母亲还从来没有一次给过我这么多钱。
  
  我还从来没有向母亲一次要过这么多钱。
  
  我的同代们,当你们也像我一样,还是一个学五年级学生的时候,如果你们也像我一样,生活在一个穷困的普通劳动者家庭的话,你们为我证,有谁曾在决定开口向母亲要一元多钱的时候,内心里不缺少勇气?
  
  当年的我们,视父母一天的工资是多么非同可呵!
  
  但我想有一本《青年近卫军》想得整天失魂落魄,无精打采。
  
  我从同学家的收音机里听到过几次《青年近卫军》长篇说连续广播。那时我家的破收音机已经卖了,被我和弟弟妹妹们吃进肚子里了。
  
  直接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当然不能取代“精神食粮”。
  
  我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叫“维他命”。更没从谁口听说过“卡路里”,但头脑却喜欢吞“革命英雄主义”。一如今天的女孩子们喜欢嚼泡泡糖。
  
  一台台破缝纫机,一排列着,七八十个都不算年轻的女忙碌在自己的缝纫机后。因为光线阴暗,每个女头上方都吊着一只灯泡。正是酷暑炎夏,窗不能开,七八十个女的身体和七八十只灯泡所散发的热量,使我感到犹如身在蒸笼。那些女们热得只穿背心。有的背心肥大,有的背心瘦,有的穿的还是男的背心,暴露出相当一部分丰厚或者于瘪的胸脯。千奇百怪。毡絮如同褐色的重雾,如同漫漫的雪花,在女们在母亲们之间纷纷扬扬地飘荡。而她们不得不一个个戴着口罩。女们母亲们的口罩上,都有三个实心的褐色的圆。那是因为她们的鼻孔和嘴的呼吸将口罩懦湿了,毡絮附着在上面。女们母亲们的头发、臂膀和背心也差不多都变成了褐色的。毛茸茸的褐色。我觉得自己恍如置身在山顶洞时期的女们母亲们之间。
  
  我呆呆地将那些女们母亲们扫视一遍,却发现不了我的母亲。
  
  七八十台破缝纫机发出的噪声震耳欲聋。
  
  “你找谁?”
  
  一个用竹蔑子拍打毡絮的老头对我大声嚷,却没停止拍打。
  
  毛茸茸的褐色的那老头像一只老雄猿。
  
  “找我妈!”
  
  “你妈是谁?”
  
  我大声说出了母亲的名字。
  
  “那儿!”
  
  老头朝最里边的一个角落一指。
  
  我穿过一排排缝纫机,走到那个角落,看见一个极其瘦弱的毛茸茸的褐色的脊背弯曲着,头凑近在缝纫机板上。围几只灯泡的热量烤着我的脸。
  
  妈……。”
  
  背直起来了,我的母亲。转过身来了,我的母亲。
  
  肮脏的毛茸茸的褐色的口罩上方,眼神儿疲竭的我熟悉的一双眼睛吃惊地望着我,我的母亲的眼睛……
  
  母亲大声问:“你来干什么?”
  
  “我……”
  
  “有事快说,别耽误妈干活!”
  
  “我……要钱……”
  
  我本已不想说出“要钱”两字,可是竞说出来了!
  
  “要钱干什么?”
  
  “买书……”
  
  “多少钱?”
  
  “一元五角就……”
  
  母亲掏衣兜。掏出一卷毛票,用指尖龟裂的手指点着。
  
  旁边一个女停止踏缝纫机,向母亲探过身,喊:
  
  “大姐,别给!没你这么当妈的!供他们吃,供他们穿,供他们上学,还供他们看闲书哇!……”又对我喊:“你看你妈这是在怎么挣钱?你忍心朝你妈要钱买书哇?”
  
  母亲却已将钱塞在我手心里了,大声回答那个女:“谁叫我们是当妈的啊!我挺高兴他爱看书的!”
  
  母亲说完,立刻又坐了下去,立刻又弯曲了背,立刻又将头俯在缝纫机板上了,立刻又陷了手脚并用的机械忙碌状态……
  
  那一天我第一次发现,我的母亲原来是那么瘦,竟快是一个老女了!那时刻我努力要回忆起一个年轻的母亲的形象,竞回忆不起母亲她何时年轻过。
  
  那一天我第一次觉得我长大了,应该是一个大了。并因自己15岁了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一个大了而感到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我鼻子一酸,攥着钱跑了出去……
  
  那天我用那一元五毛钱给母亲买了一听水果罐头。
  
  “你这孩子,谁叫你给我买水果罐头的?!不是你说买书,妈才舍得给你钱的吗?!……”
  
  那一天母亲数落了我一顿。数落完了我,又给我凑足了够买《青年近卫军》的钱……
  
  我想我没有权利用那钱再买任何别的东西,无论为我自己还是为母亲。
  
  从此,我有了第一本长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