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演讲 >

孔子与南子的爱情—被误读了千年的放浪

时间:2018-05-08   来源:互联网

(一)只因一次会面而红了千年的女
  
  菲在虎年春晚上唱:“只因为在群多看了你一眼……”若是南子活到现在,听到天后的这个演唱,内心是喜是悲呢?当然,我们不是说子见南子是如何一出类似言情的传奇故事,而是,因了南子与孔子的一场会面,多看了一眼,便一直在后代无穷的猜测、争议红火到了现在。关于孔子到底和南子有没有关系,南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近来也被广泛挖掘,在电影《孔子》,更将这一出演绎成了纷纷扰扰、桃花篱落的现代情感剧。
  
  子见南子,《史记》的记载非常简略,当时南子躲在絺帷,“夫在絺帷”,也就是帏帐纱帐之类的东西背后,孔子进屋礼,“北面稽首”,然后南子还礼,“夫自帷再拜,环珮玉声璆然”,声音响过,叙述也就戛然而止,没下文了。太史公的春秋笔法,也给后世带来无限遐想的空间。让产生歧义的,是孔子见完南子后,见“子路不说(悦)”,孔子便信誓旦旦,说“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如果我做了什么不正当的事,那就让上天来谴责我吧!
  
  子路的不悦,和孔子的解释,让本来很含糊的事情,变得更加扑迷离,从而也饱受后世非议。许多由此便出来质疑,说如果孔子没做什么,那还用得着解释吗,身正不怕影子斜,公道自在心。解释就解释吧,还重复说了两句“天厌之”,这不是越描越黑吗?颇有做贼心虚之嫌。
  
  不光子路,时至今日的们还有如此反响,其实也很正常。南子是卫灵公之妻,是卫国的一国之母,在当时属于公众物。最重要的,她还是个名声不佳而又漂亮的女。所以“子见南子”就格外引注目。若不是孔圣的千年思想流传至今,为春秋战国时的一个国君夫,就算当时多么著名,南子怕也不会成为现代茶余饭后的谈资。因为关于南子是个什么样的女,太史公没有专门记述,只是后略有评价而已。
  
  (二)是坏女还是为爱而生的性情女?
  
  南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十三经注疏》有引用汉代孔安国的注,说“南子者,卫灵公夫,淫乱”,就像歌词唱的,是个坏、坏、坏女。说南子淫乱,在路卫兵看来,主要源于两个方面的事实:一是南子未出嫁之前,与宋国的公子朝相好;二是南子嫁给卫灵公后,与弥子瑕有染。
  
  其实我们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南子这个。她是不是就是后所说的淫乱女,是不是已经淫荡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呢?首先是她和公子朝的一段情。南子是当时宋国的公主,公主与公子谈个恋爱,不是很正常吗?南子未出嫁,有选择爱的权利。至少跟淫乱扯不上边吧?况且,彼时的国,三从四德的理念还未成为思想的主流,女没有太多的禁忌束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当时是被歌颂的对象。
  
  其次是和弥子瑕的暧昧绯闻。弥子瑕是谁?卫灵公的宠臣。《韩非子》有记载:弥子瑕“有宠于卫君”,以“余桃”喂卫灵公,就是在朝会上把自己吃了一半的桃子喂给卫灵公吃,卫灵公非但不恼,还对群臣说弥子瑕很喜欢自己,觉得桃子好吃就惦记着给他吃,美的屁颠屁颠的。你想到了什么?背背山?或许卫灵公喜欢的根本就是男子而非南子。而且,南子为什么要嫁给卫灵公?这是政治的婚姻,不是南子所能左右的。不能和心爱的在一起,却嫁给一个比她大30多岁的糟老头子,搁你你愿意?至于同样不离卫灵公左右的弥子瑕,会不会因日久而生情,这个还真有待考证。
  
  南子出嫁后,又偷会公子朝,也是她淫乱的一个佐证。但这里面还有一件事,就是《左传•定公十四年》记载的,卫灵公曾“为夫南子召宋朝,会于洮”,要说卫灵公这个的为,也很让匪夷所思,主动安排老婆和老情聚会,这不是一个正常男能干得出的事。有这样的老公,南子根本没必要去偷会公子朝。所以这就有两个可能:不是家南子和公子朝没事,就是卫灵公有强迫型精神分裂症。如果是后者,面对这样一个老公,南子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是不是都可以理解呢?
  
  关于南子淫乱的绯闻,就仅限于上面提到的这两个,并无其他例证。就此而说南子淫乱,似乎证据不是很充分。倒是从她与这两个男的情史绯闻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勇敢的率性的性情女。
  
  南子的绯闻,只让一个很受不了,就是南子的儿子蒯聩,他甚至产生了杀死母亲的念头。蒯聩路过宋国,听到有唱歌,“既定尔娄猪,盍归吾艾豭”(《左传•定公十四年》),既然已经满足了你们的母猪,为什么还不归还我们漂亮的种猪?这话是相当恶毒粗鲁的。问题又来了:在荒郊野外唱歌的这是谁?《左传》说是“野”,也就是在郊野随便遇到的,普通老百姓。这就奇怪了,当时通讯媒体并不发达,哪里会像现在一点事都能炒得地球都知道呢?
  
  那么,都有什么会知道南子的事呢?首先,这些肯定是能得到内幕消息的;第二,这些是有文化的,谱成诗歌唱颂便是证明。当时的文化,可以说是只属于上层士掌握的奢侈品,老百姓根本就不识字,更别说诗唱歌了。更重要的是,他早不唱晚不唱,偏偏在蒯聩经过的时候唱,很蹊跷。所以问题也就来了:这是有刻意的安排。换句话说,南子的绯闻,肯定是从宫内部传出去的。即是这样,其便有了不确定的因素,政治的勾心斗角本就是谎言的催化剂。
  
  (三)子见南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事情发生?在路卫兵看来,最少应该先搞懂事情外围的几个问题,1,南子为什么要见孔子?2,孔子对南子什么态度?3,孔子为什么一定要去见南子?
  
  南子为什么要见孔子?一说孔子是帅哥,南子想要霸占孔子。此说虽然可笑,但也不在少数。原因是:孔子身高“九尺有六寸”(《史记》),大高个,相当于现在一米九几,有型。其实大高个未必就是帅哥,当时们身裁如果都矮的话,那么孔子的个头就相当于现在姚明,喜欢你是喜欢你打篮球的技艺,要说上床还是刘德华合适些。况且孔子“生而首上圩顶”(《史记》),实在和帅哥二字相去甚远;
  
  二说南子是想与名睡觉的心态。就像现在的意淫,要的是那感觉。这也很滑稽,为什么?孔子现在是圣,可在当时根本不算什么名。南子无论从那方面讲,都不逊于孔子。况且那时的孔子岁数也不了,南子未必就有恋父情结;
  
  三说南子想追星。也很幼稚。孔子也不是什么星,孔子在当时有名气,但也不至于引起南子骚动。当时的孔子颠沛流离,居无定所,往返于各国之间,讲学、传道,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巡回演出,还处于走噱阶段,连吃饭都成问题。即便属于明星之列,也绝不是什么大腕。
  
  其实,南子召见孔子,更多的还是出于尊重和仰慕。她在召见孔子时说,“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君”(《史记》),这说明南子是参与政治的,也是懂政治的,出于对孔子的仰慕,对才的渴望,所以心向往之,这些想法应该是很正常的。
  
  南子召见孔子,还有一个原因:她和孔子是老乡,孔子祖上也是宋国。况且,南子也不是只欣赏孔子,她对有才能的都很欣赏,比如被卫灵公称为贤大夫的蘧伯玉。难道南子和他也有一腿?
  
  对于南子的邀请,孔子先是“辞谢”,后来南子几次三番的邀请,孔子就感到不好意思了。南子是国君的夫,地位在那摆着呢,孔子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所以“不得已而见之”(《史记》)。况且孔子吃着家的俸禄,出于礼貌也要见上一见。孔子见南子,其实也是有成熟考虑的。孔子的思想、说教,在当时还处于宣传起步阶段。当时社会百家争鸣,儒家只是其的一个流派,实惠不实惠,还需时间的检验。任何事情的认知都有一个过程,不是一下子就能让所有接受的,而这个过程,又是艰难而痛苦的,所以孔子当时并不得志。卫灵公也不是很重视他,孔子在鲁国“奉粟六万”(《史记》),于是卫国也就给他“奉粟六万”,就很能说明问题,没有给他更高更特殊的待遇。南子在卫国是国母,当着卫国半个家。孔子要想推销自己的思想,就必须要过南子这一关。既然有政治上的考虑,就不会有上的荒唐。
  
  还有一个细节,是们一直耿耿于怀的,南子是在自己的卧室里召见的孔子,卧室,总能给一种暧昧的感觉,所以有就此下结论:孔子也是(相对于圣的凡),也有七情六欲。其实,太史公的寥寥数语,却也交代了几个重要细节:南子坐南朝北,所以孔子“北面稽首”,这个当然可以理解,南子是国母,自称君,面南背北无可厚非。然而“夫在絺帷”,这就是当时的细节了,就像电影的布景、美术。后来还有“环珮玉声璆然”的音响效果。这些细节,太史公交代的这么清楚,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当时还有其他在场,这些细节被记录或是流传出来了。虽然淫乱二字容易惹遐想,但这也不是演三级片呀,总不至于两个一见面,不管围观群众,上来就招呼吧?再套用春晚的一句话:我们心里还是阳光一点的好。(新网博客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