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演讲 >

郭沫若的天狗

时间:2018-05-21   来源:互联网

我是一条天狗呀!我把月来吞了,
  
  我把日来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我把全宇宙来吞了。
  
  我便是我了!
  
  我是月的光,我是日的光,
  
  我是一切星球的光,
  
  我是X光线的光,
  
  我是全宇宙底Energy(能量)的总量!
  
  我飞奔,我狂叫,我燃烧。
  
  我如烈火一样地燃烧!
  
  我如大海一样地狂叫!
  
  我如电气一样地飞跑!
  
  我飞跑,我飞跑,我飞跑,
  
  我剥我的皮,我食我的肉,
  
  我吸我的血,我啮我的心肝,
  
  我在我神经上飞跑,我在我脊髓上飞跑,
  
  我在我脑筋上飞跑。
  
  我便是我呀!
  
  我的我要爆了!
  
  这首诗写于郭沫若新诗创的爆发期,正是青年郭沫若情感最炽烈的时刻。这首诗的格是强悍、狂暴、紧的。
  
  一开始诗便自称“天狗”,它可吞月、吞日,吞一切星球。而“我便是我了”则是个性获得充分扬所带来的自豪感。所以它是诗在五四精神观照下对个性解放的赞歌,也正因有了冲决一切束缚个性发展的勇气后,个性才得以充分发扬,五四新才具有无限的能量:“我是全宇庙底Energy底总量!”这样的五四新将会改变山河、大地、宇宙。“我飞奔,我狂叫,我燃烧……。”诗句所释放出的情感力量像猛烈的飓、奔腾的激流,在那个时代产生了强烈的冲击。“我飞跑”则是令振奋的呐喊,充分展示五四时期个性解放的痛苦历程。总之,《天狗》是五四时期奏起的一曲惊心动魄的精神赞歌。是五四时期们第一次从诗歌听到的勇猛咆哮的时代声音。“天狗”那可吞掉“一切的星球”的豪迈气概,正是五四时期要求破坏一切因袭传统、毁灭旧世界的精神再现。
  
  而《天狗》只是《女神》创诗情感与艺术碰撞、融合、激溅出的一朵的浪花。可见,《女神》创想象之丰富奇特,抒情之豪放热烈堪称诗界一绝。它所具有的无与伦比的浪漫主义艺术色彩将是照彻诗歌艺术长廊的一束耀眼光芒;它的灼的诗句就像喧嚣着的热浪,轰鸣着狂飙突进的五四时代的最强音。(华语文网)